海鲜餐/海 云

  在温哥华岛上,我们一行六人捕鱼挖蚌,丰收之后,就是大快朵颐。

  不过,望着面前一大堆活海鲜,我们似乎都有点束手无策,为什么呢?种类似乎多了点,超出每个人的烹饪能力了!即便我自称是美食家,吃可以,做就有点不知从何下手了,比如,面对那个美如花朵的海葵,我就不知道该如何清洗,更不忍心结束那花朵般的生命。

  好在我们有海边长大的两姐妹,妹妹──乡村旅店的女主人可能经常海钓,她说一般的海鲜她都不屑一吃,钓了就扔回海里,除了那种叫不出名字的鱼。她快手快脚地把鱼的身体加了薑丝清蒸了,再把鱼头鱼尾煮了汤,就招呼我们大家喝汤吃鱼,那鲜鱼汤真的鲜得眉毛都要落下来了!

  女主人喝完汤,就到后院干活儿去了,留下我们五个人对着眼前的其他海鲜乾瞪眼。作家朋友说她可以做一个盐水蛤蜊和爆炒海葵,她知道怎样清洗海葵,谢天谢地,我不用亲手扼杀那美丽的花朵。我也自告奋勇地说我可以做个生切象拔蚌,还可以做个台式生蚝煎,葱薑螃蟹也应该没有问题。

  教授说他可以做葱油饼。美国友人和作家的儿子急了,他俩急在他们钓到的那几条鲨鱼,怎么没人说要烹饪鲨鱼呢!小的时候我还真吃过鲨鱼,那会儿家乡的菜场里偶尔有鲨鱼卖,但我每次吃的时候一想到鲨鱼会吃人,就食不下嚥。

  最终,那几条鲨鱼在作家朋友破膛剥皮之后,红烧了一盘,但大家似乎都浅尝而止。

  一顿难忘的海鲜盛宴!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