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不为迁都 千年大计系于改革

  从国际经验看,解决大城市病基本上都是用了“跳出去建新城”的办法

  文|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李迅雷

  近日中共中央与国务院联合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引发举国上下热议。通知中称,“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在笔者的记忆中,把设立一个新区称为“千年大计”,应该是绝无仅有的。

  北京自新中国成立至今,已有近七十年的发展历史,其间的发展速度也是有史以来最快的,无论是城市规模还是辐射影响力,都是历朝历代无法比拟的。但北京在超常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大城市病等诸多问题,如城市的发展模式是摊大饼,目前已摊至六环,交通拥堵现象越来越严重,汽车数量暴增带来的尾气大量排放,进一步加重了空气污染,城市已不堪重负。

  全新理念规划治理

  北京作为首都,按原有的城市布局发展下去,要彻底治理顽疾,几乎不可能,靠通州这样的副中心疏导,也只是缓解而已,标本难治。

  如作为经济金融中心的超大城市上海,有浦东和虹桥两个机场,而北京主要靠首都国际机场;到2016年底,北京的汽车保有量达到548万辆,为全国第一,上海为322万辆,比北京少226万辆,但人口数量却超过北京。

  北京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首都和世界级大城市,单就交通拥堵与空气污染这两个问题而言,已是亟待解决。交通拥堵严重影响人们的日常出行和办事效率,污染问题则影响到所有人的健康和生活质量。

  从国际经验看,解决大城市病基本上都是用了“跳出去建新城”的办法。但如果雄安新区的目标仅限于“迁都”,则与通州模式类似,雄安成为北京或首都的副中心,那就称不上“千年大计”了,甚至还比不上当年深圳经济特区和浦东开发开放的影响力与历史意义。

  从深圳和浦东开发开放的实践看,建成并取得国内外举足轻重地位的时间,仅需二十至三十年,所以按深圳和浦东的标准建设雄安新区,最多也只能称为“百年大计”,称之为“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应该是肩负着更大的历史使命。

  有人认为,雄安新区同样存在缺水和空气污染等问题。对于这样浅显的问题,中央不可能没有考虑,正如建设雄安新区的七大重点任务中所提到的那样:建设绿色智慧新城,建成国际一流、绿色、现代、智慧城市;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也就是说,要用新的理念来治理和改变雄安新区,乃至整个京津冀地区。

  从现实来看,北京的地理位置和城市布局,都遗留有历代王朝的传统模式,即以紫禁城为中心,往外层层围圈。而未来的雄安新区,将“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来建设”、“打造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

  遏制炒房吸引人才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至今,已经过去三年半了。尽管不少领域的改革在顶层设计上已有了雏形,但要落实到位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因为改革会触及不同阶层的利益。

  正如2014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广东考察时所说: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攻克体制机制上的顽瘴痼疾,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

  但如何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呢?是否可以模仿当年的深圳和浦东开发,通过建立特区或新区的方式,把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六十项改革任务,在一张白纸上实践,这样就会减少阻力。当这些改革方案生根落地之后,再向全国推广?从习近平主席提出的雄安新区七大重点任务的最后两大任务看,确实与改革有关: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激发市场活力;扩大全方位对外开放,打造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

  从宣布设立雄安新区后当地政府所采取的举措看,也确实有别于其他新区。如当地已对房地产市场采取了限制措施,冻结了全部房产过户,也严禁房地产中介进行房地产买卖交易。事实上,在此之前已经设立了不少国家级新区,但带来的效应更多体现在当地房价上,至于新区能否起到集聚和辐射作用,就很难说了。

  从上世纪80至90年代初价格双轨制下的全民经商,到如今的全民炒房,其本质原因是改革滞后,导致了经济脱实向虚。当北京、上海、深圳等城镇居民总收入的来源中,炒房或持有房产所获得的财产收入,数倍于薪资总收入,有多少人会赞成推房产税呢?有多少人的利益已经固化在楼市上了?有多少人会拥戴改革呢?

  对于白纸一张的雄安新区,必须阻止地产商、炒房客进入,防止新区建设的房地产化。惟有在这样的前提背景下,雄安新区方能建设成为中国开放的新高地和对外合作的新平台,吸引高端高新产业项目和各类人才流入。

  从2016年中国人才的流动特征看,北京、上海和深圳已不再是人才流向的第一目标,因为房价高企、生活成本太高。现在要建造雄安新区,就应该植入“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新理念。

  因此,从寻求改革突围的角度来看,这个“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雄安新区,在推出时机的选择上,确实有点像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演绎着“春天的故事”,通过以点带面来推动改革,这也许是在为“千年大计”的实施找到突破口。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