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府再陷暂停运作威胁\上海商业银行研究部主管 林俊泓

  为何再次纠结于政府暂停运作?

  自2016年12月9日以来,美国政府机关一直依赖临时性的拨款议案,即“持续决议”(Continuing Resolution)维持日常运作。不过,该议案将在今年4月28日到期。倘共、民两党未能在4月28日前取得共识,通过财政议案甚至临时性的“持续决议”,美国政府将再次面临资金供应中断、局部关闭之危机。美国国会在4月10日起休会两周,令事态发展更趋紧张。直至4月28日前,国会议员只馀下数个工作日谈判。议员能否把握最后时机,达成共识仍为未知之数。

  执政党难关重重

  共和党一举攻下参、众两院及白宫,特朗普团队希望藉此推行颠覆性改革。但讽刺地,这却大大增加了白宫与国会谈判破裂的风险。

  美国总统特朗普仍旧需要面对党内的严厉挑战。共和党参议院领袖态度强硬,表明难以接受大幅削减海外援助开支。

  另一边厢,为了在参议院取得60票以避免“拉布”,特朗普必须争取中间派民主党的支持。惟民主党议员扬言不会支持任何包含“毒药”,如兴建边境围墙及削减计划生育协会预算的方案。两党谈判破裂的可能始终难以忽视。

  不过,言词针锋相对要较政府停止运作的发生次数频密得多。推倒奥巴马医改一役狼狈收场,加上投票者已经厌倦政府屡屡陷入停止状态,共和党强烈渴望避免出现如此困窘。民主党也不愿背上政府关闭的罪名,假若特朗普团队愿意让步,部分撤回非军费开支的削减方案,以及压缩兴建边境围墙的开支,白宫与国会可望达成协议。最可能的结果是,国会在4月28日再次通过临时性的“持续决议”。这似乎已经成为解决财政争议的常规手段。

4月提高债务上限“死线”?

  答案是否定的。在无法提高债务上限的前提下,财政部仍可採取若干措施,确保政府正常运作。财政部已採取“非常手段”,在目前债务上限要求下扩大财政部借贷能力。事实上,政府暂时关闭可推迟财政部动用现金储备的时间,令财政部存在更大空间维持政府运作。无论如何,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算,财政部在今年秋季将用尽“非常手段”的动用空间。这意味着共和党必须最迟在秋季提交可通用的议案。

  对经济冲击有限

  美国政府暂停运作对经济带来的直接冲击有限。我们尝试从牵涉的公职人员数目、公职人员人均薪酬,以及政府停止运作时间,计算相关的经济影响。

  参考以往同类研究,相信政府暂时关闭影响到72.5万名公职人员的生计。在联邦政府层级,公职人员人均日薪为474美元。这意味着公职人员因为停职而每天损失3.44亿美元的收入。

  自1980年以来,联邦政府曾因资金问题而暂停运作十二次,其中只有两次暂停时间长于一周。平均而言,暂停时间只有4.8日。倘美国政府关闭一周,估计仅削减当地经济增长率0.02%。当然,政治困局可能构成动摇市民信心,其间接冲击难以量化。但从1995年及2013年经验判断,其间接影响仅属温和。

  市场反应不一

  一般而言,在美国政府正式宣布停止运作之前,市场的负面情绪已经全面浮现。在过去三次危机中,美国国债孳息率在“持续决议”到期前三个星期已见显著下挫,平均累积下跌18个基点。但当美国政府正式宣布停止运作后,市场反应却不清晰。譬如,在2013年美债孳息率扭转跌势,在政府暂时关闭后一个月内反弹了11个基点。债券投资者,尤其是海外官方投资者,似乎因为国会未有提高债务上限而留存戒心。

  同样,美元指数在政府临近关闭前走软。出乎意料的是,美元汇价在政府关闭后却展现强势。在政府暂时关闭后一个月内,贸易加权的美元指数平均上升1.5%,升幅甚至高于此前跌幅。其中一种潜在解读是,政府暂时关闭被视作短暂事件,对中期展望无甚影响。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