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线城市的挑战——人口 产业 资源

  数据显示,上月三四线地产销量增速拐头向下;个别三四线城市人口流出放缓。中新社

  文|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姜超

  年初三四线城市地产销售火爆、部分城市人口流出略放缓、人均GDP接近十年前的一二线水平,种种现象共同引发市场猜想:三四线能否复制一二线城市的城市化经验,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但在笔者看来,短期数据的改善并不意味着长期趋势的形成,三四线城市化仍面临以下三方面的挑战。

  人口能否集聚?人口是决定中长期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因而三四线城市化的首要条件是人口的集聚。但从国际经验看,人口向大中城市群集中才是普遍规律。从美国和日本城市化的经验来看,人口持续向大城市区集聚。美国从1950年代以来,5万至25万人的都会区人口比重基本稳定;而100万以上人口的都会区人口比重则从26%激增至56%。日本人口集中地区人口比重从1960年的43%上升至2010年的67%,人口持续向三大都市圈集聚,1973年后从向“三极”集中转为向东京圈“一极”集中。

  教育医疗资源分配不均

  城市人口集聚有何规律?城市经济学的研究表明,一般来说,国家内城市规模的分布遵从齐普夫定律(Zipfs Law),即一个国家第N大的城市人口,是首位城市人口数量的1/N,其含义是规模效应完全补偿边际成本递增,大城市的增长速度并不会比小城市慢。但齐普夫定律在中国部分失效,原因在于限制人口流动造成的大城市人口增速过缓。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人口向一二线集聚的趋势仍未改变,东北等地区甚至出现三四线人口流出。

  产业能否支撑?人口集聚本质上是产业的集聚,对比全世界的大城市所拥有的人口和GDP,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除了伦敦以外,大城市在国内占有的GDP比重和人口比重非常接近。国际经验还表明,稳态下城市的经济份额与人口份额之比应趋近于1。

  而中国经济与人口份额比则是一二线高企,三四线平衡。四个一线城市的经济与人口份额比均在2.0以上,大部分二线城市的经济与人口份额比也都在1.0以上,预示未来仍将保持人口净迁入。而反观三四线城市,其经济与人口份额比则徘徊在1.0左右,预示未来人口迁入迁出平衡。

  从企业部门看,中国优质企业在三四线城市的微乎其微。500强企业三四线占比仅10%,而A股上市公司中三四线企业仅占2%,三四线城市上市公司平均资产规模仅为一二线城市二十分之一。从居民部门看,三四线城市的居民收入和个人所得税也都要远低于一二线。三四线城市平均人均收入只为一二线城市的一半。所得税上一线已经有百亿元(人民币,下同)甚至突破千亿元规模,二线城市普遍停留在40至160亿元,而三四线城市平均仅为20亿元左右。

  资源是否充沛?城市一方面因产业优势而吸引人才,形成人口净流入,即“开源”;另一方面则因资源充沛而留住人才,防止人口净流出,即“节流”。因而充沛的资源也是城市化的必要条件,而城市资源中最具代表性的分别是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

  教育资源方面,一线城市的优势突出。一线城市平均拥有62所普通高等学校,而三四线城市平均只有4所。人均教育资源的分布依然极不均匀,北京、上海普通高中生师比分别为8和9,一二线城市集聚的江浙地区为10左右,但中西部地区普遍高企,江西高达17.5。而中国高等教育资源更是高度集中,京沪高校招生占比仅4%,但科研机构招生占比高达22%。

  楼市外溢效应造成幻觉

  医疗资源方面,大量优质资源向京沪集聚。一线城市拥有床位数是三四线城市的5倍。2012年以来,京沪三甲医院数量占比稳步提升。对比各省人均医疗资源,北京每千人口执业医师数接近4,浙江接近3,而中西部地区普遍在2左右甚至更低。一二线城市同样拥有交通资源的便利。一线城市实有道路的面积为106平方公里,约为三四线城市的9倍。一线城市平均拥有营运公共汽车2万辆,出租汽车约为4万辆,而三四线城市平均而言,只有700辆左右的营运公共汽车和1700辆左右的出租汽车,公共交通水平与一线城市具有显著差异。

  回到前文我们所提到的引发市场乐观的现象,其实都是短期现象:年初三四线引领全国地产销售反弹,但高频数据显示,3月份三四线地产销量增速已拐头向下;个别三四线城市人口流出放缓,但持续性存疑,更何况人口流出放缓与人口集聚之间仍有巨大的鸿沟;而三四线人均GDP迈向当前一二线水平的过程,仍是以三四线城市化为前提的,在解决人口、产业、资源三大难题前,难言乐观。

  三四线部分微观数据的改善,并不能代表长期趋势。年初两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增速仍处高位、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增速见顶回落,意味着房地产对消费的挤出效应开始显现。因而微观层面自下而上观察到的消费改善,与其说是消费升级导致的,不如说是房地产的财富效应所导致的。前者是一个漫长而平缓的趋势,对短期经济波动的解释力相对有限,而后者却是一个已经得到验证的规律,几乎是“历史重现”──过去十几年来,中国房价涨幅与奢侈品消费、澳门博彩业收入走势高度相关,房地产的财富效应十分显著。

  毕竟,微观指标的短期改善并不能简单线性外推出宏观经济的长期向好(除非该指标刻画的是中长期经济的核心驱动力),正如短期波动不等于中长期拐点。宏观经济的改善有赖于各项要素投入同等倍数的扩张。三四线城市化或仅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