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通胀”交易的逻辑

  文|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 周浩

  “再通胀”交易退潮,是近期外汇和利率世界中最为鲜明的特征之一。不管市场如何讨论美联储加息、美国大规模基建甚至美联储缩表,市场都无法阻挡美元利率的走低。令人有些不解的是,伴随着利率走低,美元强势回归。

  总的来说,这是市场交易盘面动态变化的必然结果,伴随着“再通胀”交易的升温,利率从去年年底开始上升,同时美元大幅走强。但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本身就是一个奇怪的组合,如果存在“再通胀”,那么经济增长前景会改善,新兴市场会得益,那么资金不会快速回流美元,因此美元过强并不符合逻辑。

  但从今年1月份开始,美元开始走弱,那么“再通胀”交易大致成立─股票开始上升,利率开始上升,美元从高位回落。

  只是在3月份的美联储加息之后,利率开始再度走低,如果关心亚洲信用债市场就可以发现,今年以来信用利差的收窄幅度远远快于市场的想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发现,有人买股票,也有人买债券(即利率下滑),那么所谓的“再通胀”就存在一定的问题,如果通胀上升,那么货币政策存在紧缩的可能,利率至少不应该下降。

  而当更多的数据进入市场时,我们就可以发现更多的新问题:

  首先,美国数据似乎表明,我们难以寄望美国经济在今年成长2.5%以上,亚特兰大联储的GDPNow甚至认为,美国第一季度只会成长0.6%,这与去年的状况十分类似。当然,GDPNow只是一个经济预测模型,并不能完全相信,但大幅下调的经济增长预测却表明,美国经济难以在特朗普上台的第一年就有所不同。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经济增长的逻辑。

  其次,中国的通胀数据似乎表明,中国的经济复苏存在着一定的疑问。从食品价格来看,中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在今年大幅上升的概率已经大大降低,而生产者物价指数(PPI)似乎已经见顶,在这种情况下讨论“再通胀”显得有些站不住脚。

  再次,铁矿石价格开始大幅回落,如果说铁矿石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体现中国市场的热度,那么近期矿价的大幅回落则似乎表明,中国的终端需求存在着某些问题。这与CPI的迟迟不上升似乎也存在着联系,钢价上升了,但消费端的价格没有什么上升的动力,长此以往,钢价以及矿价也将存在下行的动力。

  而在全球主要市场上,我们遇到的,还是同样的问题─钱太多了,房地产和债券仍然是被追逐的对象。而钱太多的反面,则很有可能是实体经济仍然表现不佳。

  所以,如果经济前景仍然困难,那么“再通胀”就站不住脚,而如果经济增长前景不佳,那么美元作为相对的高收益安全资金,就会被重新追捧。这样的交易模式还会持续,直到我们看到新的足够多的惊喜。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