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博弈之路增强互信避免冲突

  图:分析认为,中国应发挥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和第二大进口国的影响力,防止贸易保护主义的进一步抬头 法新社

  对于中国而言,美国对外经济政策转变的直接风险,在于中美贸易关系可能出现的倒退。在中美贸易之间的博弈中,避免冲突坐下来谈是走向共赢的方式,也是对中国的最好策略。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朱海斌

  在关于2017年全球经济局势的预测中,不确定性似乎是市场共识中最大的确定性。从法国和德国的大选、欧元区的未来、英国脱欧的执行方式,到中国和新兴市场的经济走势,一系列不明朗的因素将影响市场的情绪。而在所有的不确定因素中,美国在特朗普上任之后的国内国际政策将面临的转变及其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可能带来的影响,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汇率操纵?谈判筹码!

  迄今为止,特朗普的对外经济政策是被普遍诟病的。特朗普宣称的美国利益优先的公平贸易,实质上意味着要打破目前的贸易体系,以双边谈判的方式寻求对美国更为有利的贸易条件。从他对中国、墨西哥、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的种种指责,以及他倚重鹰派的贸易政策团队来看,这一政策已经体现无遗。

  对于中国而言,美国对外经济政策的转变的直接风险是中美贸易关系可能出现的倒退。在特朗普竞选期间,他承诺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中国产品徵收45%的惩罚性关税。

  中国是否会被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籤?根据美国国会2015年的《贸易促进和执行法案》的规定,定义一个国家为汇率操纵国须满足对美国大幅贸易顺差、大量经常项目顺差、人为干预汇率以阻止汇率升值三个技术条件。作为这一条款的执行机构,美国财政部又细化提出了这三方面的量化标准:对美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经常项目顺差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净买入外汇在12个月内超过GDP的2%。

  在2016年10月的最新一轮评估中,有六个经济体被美国财政部列入汇率操纵国的观察名单,包括中国内地、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德国和瑞士。其中,中国内地符合三项条件中的第一项,但是中国内地的经常项目顺差已经降到GDP的3%以下。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政府2016年在外汇市场上持续地卖出(而非买入)美元以阻止人民币对美元的过快贬值。

  相比而言,其他五国或地区均符合三项条件中的两项。可以确切地说,如果按照目前的技术标准体系,中国不应该也不可能被定义为汇率操纵国。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总统可以动用一项行政命令修改或绕开现有的技术标准,因此中国被定义为汇率操纵国并非不可能。基于汇率操纵国在特朗普竞选承诺的一系列措施中属于相对比较软性的一项,这一风险不应被低估。当然,汇率操纵国直接的后果是美国政府採购方面的限制,而这对中国直接的经济影响并不大。

  从这个意义上讲,汇率操纵国这个议题可能被特朗普政府利用作为谈判中的一个重要筹码,以期在未来的中美贸易谈判中佔据更加有力的位置。

  中美贸易关系的关注焦点在于美国是否会对中国产品徵收惩罚性关税,导致中美贸易关系短期出现明显恶化。45%的全面惩罚性关税几无可能发生,但是在美国现有体系下,总统在外贸(和外交)政策方面有相当大的权力。比如,1974年的《贸易法案》规定,美国总统可对那些对美国有大额贸易顺差的经济体实施最多不超过150天的、不超过15%的关税和(或)进口数量限制,1962年的《贸易扩张法案》允许美国总统针对某些国家某些行业的进口商品实施特别关税以减缓对美国国内市场的冲击。

  贸易纷争?两败俱伤!

  对中国而言,这种风险不仅来自中美双边贸易关系可能出现的变化,也来自于美国一些普遍性的政策调整。比如,最近美国国会在讨论的边境税调整的方案,一旦通过,将对所有美国进口产品徵收等同于企业所得税的税率,而美国出口产品可以得到税收豁免或退税。假设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0%,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这相当于美元一次性对其他所有国家货币贬值20%。这无疑会对全球贸易带来巨大冲击,最终也损伤美国自身。

  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也是全球最大的两个进口国,如果一旦开启贸易战,必然带来两败俱伤的局面。基于双方的共同利益,一部分专家认为特朗普的威胁只是一场口水仗,对中国的指责或许会像歷届美国总统选举一样,在选举后会烟消云散。其实,这一观点过于乐观,它忽视了在特朗普当选背后代表的社会变化。

  在全球化的大潮中,虽然蛋糕做得更大,但是在分配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发达国家的中低收入阶层获益最少,而这些群体非理性地将分配方面的问题归咎于全球化中的不公平,是美国贸易政策变化的重要原因。

  从中美目前的贸易格局看,2015年美国对中国整体贸易逆差为3650亿美元,佔美国整体贸易逆差接近一半。中国在电子产品、电气设备、机械、服装、傢具等行业对美顺差最为显著。如果按贸易附加值计算,中国对美国贸易逆差的贡献度明显降低,但仍然佔到美国整体贸易逆差的27%,超出第二名至第四名(加拿大、墨西哥和日本)的总和。因此,在特朗普政府对现有贸易体系的抨击中,中国很容易成为突出的目标。

  根据博弈论中经典的纳什均衡理论,合作博弈下的双赢结果是有前提的,现实的结果也可能是非合作博弈下的双输局面。要实现双赢的局面,一种思路是在连续博弈中建立双方的互信与合作,同时也需要有实质性的反制手段阻止对方的恶手。因此,在中美贸易之间的博弈中,避免冲突坐下来谈是走向共赢的方式,也是对中国的最好策略。

  但是,基于中国对美贸易的依存度要远远高于美国对中贸易的依存度这一事实(按附加值计算,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佔中国GDP的比率为3%左右,而美国对中国出口仅佔美国GDP的0.6%),中国在双边谈判中相对处于弱势,因此需要考虑一些备选的应对方案。比如,如果美国对中国实施惩罚性关税,中国是否可以实施报復性关税或允许人民币贬值以对沖其负面影响,这些相关措施对于贸易、行业、内需、经济增长、就业等各方面带来的影响。

  此外,中国也应该发挥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和第二大进口国的影响力,联合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其他经济体共同维护贸易全球化的成果,防止贸易保护主义的进一步抬头。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在达沃斯论坛上的主题发言,标誌着中国在全球贸易体系的未来发展中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