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乐关锦鹏/杨劲松

  十七年前,就认识关锦鹏导演。那时他在北京拍《蓝宇》,主演是我在职公司的演员胡军,探班採访有过多面。再次面对面畅聊还是上周在尖沙咀,我们都同时看完彭浩翔新片,约在附近酒吧。真正认识到《蓝宇》的价值,我说还是在六年前初次看的大银幕放映,该片真实记录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北京的风貌,音效处理得特别好,把年代背景环境全部包含了,扩展了画面语言的丰富性。关导告诉我,该片的音效师已经不做电影这一行了,选择了自由的生活空间。

  就在香港电影人全部参与到内地商业电影里时,关锦鹏并未投身此洪流。我与他曾在上海大剧院一面,那是他导演音乐剧《长河》,余秋雨编剧,主演是中国黄梅戏著名演员马兰。他在上海、北京双城的文艺生活里游走,不仅于影视。

  陈凯歌导演曾对我说:“香港电影中,关锦鹏与许鞍华是最不能忽视的两位导演。”与许导上北守南、佳作再出相比,关锦鹏在《长恨歌》之后并未再出导演作品,但却为赵薇导演处女作《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监製,该片在内地一举获得七亿票房,引领了青春片风潮。关导坦言自己今后不会多做监製,“因为我不是个强势的人。我会给新导演更多的建议方案。新导演也给了我很多新东西。比如赵薇,我看她做导演时给演员说戏,很多东西都来自她作为演员积累的经验,这是我没有的。”

(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