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同事/阿 浓

  人生第一份工的第一位同事,应该深有印象。我师范毕业后飢不择食,在元朗某村一公立小学谋得一教席。就认识了我的第一位同事,我叫他陈先生。他从师训班毕业,不辞跋涉,从大澳远道来元朗任教。

  学校正在建设,是几条村合建的新校。我们暂时分在两旧校上课,学校的主任在另村,我跟陈先生在此村。他比我先到,所以授课时间表他已编好。我教三、四年级,他教一、二年级。四个班级两位老师复式上课,一堂要教两班。全校的体育音乐由他教,美劳由我教。他不会弹琴,上音乐堂用口琴伴奏。

  到校不久,放学后我们试乘单车,他那架车是新买的,我用学校一部旧车。回程时我的单车甩链,我不会弄,他已去得无影无踪。我要推车回校,从此懂得在外工作要自己靠自己,别以为总有人帮你。

  他最宝贵的财产是劳力士表,怕夜间被人抢劫,睡时用一空盒装着,丢在地下不当眼处。乡间厕所简陋,有一次他的钱包掉进粪坑,他在粪堆中掏出来洗净照用。他给我的印象是省俭,但绝不佔人便宜。

  他看不起那位主任,拿他改的作文本子取笑。但当学生升级,他也要教高一级时,那担心的样子出卖了他。

  我在这间学校任教两年后,申请回市区任教。若干年后我在巴士站遇见他,他说他早已回大澳任教,省吃俭用,供了三个单位,供三个儿子读大学,都已毕业了。感谢他的坦白,对他的努力我是充满敬意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