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胸怀迎接大时代/祥益地产总裁 汪敦敬

  在伦敦留学的细仔回港过復活节,昨天突然女友带他回深圳“嘆世界”,专诚去食一间出名的火锅,回来后赞不绝口,说服务远胜香港:“去到我觉得自己是乡下仔!”我听了后苦笑,慨嘆时代在变,谁说年轻人抗拒内地?

  今日小部分香港年轻人对内地的抗拒其实是源于“被教育”,新一代没有面对过战争!没有挨过饿!没有仇恨的体验!只是表面化的抗拒,并不深入。所以,当湖南卫视播放《我是歌手》后,内地就成为年轻人的乐坛最大舞台;当电视剧集《瑯琊榜》出现后,香港年轻人就会认同内地的剧集水准了。同样,当更好服务又有更平价格的火锅店出现时,年轻人一样会北上享乐,这正正是市场的魅力了。

  在时代巨轮下,不应该有必然的执著,应该放开胸怀,面对大时代。全世界的大都会也是这样:在资金汇聚下,物价包括房价上涨,于是市场就会默默去将人迁徙,我很奇怪很多人只将眼光放在狭窄的香港上,不断批评房价的上涨,而忽略了要争取时间去面对房价引起的大迁徙。

  很多人以为嘉湖山庄是最后一个楼价大升的入市机会(2009年曾出现1700港元一呎成交,现在刚好出现过10000港元一呎),又再慨嘆从此没有机会。

  其实,不单止现在买嘉湖山庄长远仍有可观性,类似的机会亦会不断发生,因为上帝并没有褫夺到任何人上进的机会,执著的只是人,不给机会的是你自己。

  想一想,如果两年前你去买新界西或者内地楼,其实你都会收穫丰富的,现在买屯门甚至内地的不少物业,其实一样未来会丰收,或者我们不应该对丰收有贪婪的要求,但是远高于打工收入的收穫,在长远来说是应该合理地发生的。

  不要说在香港买不起楼是一个世界末日,用十分钟越过边界,仍然是粤港澳大湾区黄金地段,可以给到足够的置业及创业机会你,今天香港的收入仍然高于内地,用香港的收入买内地楼仍然是一个幸福的处境。

  楼市泡沫论不客观

  至于香港楼价,仍然有很多人等爆煲,很多人评论说香港楼市充满泡沫,究竟什么是泡沫,论者有没有弄清楚?泡沫分多种,常见的是借贷泡沫和消费者情绪泡沫,我们总不能说楼价高就是泡沫。量化货币印出来的钱是真的,我们可以说它是氾滥,但不可以说是泡沫,泡沫是虚假的,按揭过多之所以被定为泡沫,是同一笔钱可以在市场滚传多次的买卖和借贷,所以我们才叫这些为泡沫,现在有借贷的物业是超低比率的,成交亦少,根本没有一条数是引证到有借贷泡沫的。

  而消费者情绪泡沫方面,即是说市场太多人看好楼市,但只要消费者情绪泡沫没有带来借贷结构上的改变,例如没有出现借贷过多,令到市场上资金大减的话,这些情绪泡沫只会令市场出现较深度的微调,不会出现楼价结构性的下调,即是说楼价不会因此而进入拾级而下的趋势。

  这几年因为楼市“辣招”令成交量大减,于是很少的成交量就代表了整个市场,所以最近的楼价上升,正正是很少成交下而发生的。我们可以说是在价格巩固上是比较疏松的,遇上楼价微调时楼价调整幅度比较大,但我们不可以说这是泡沫,因为这些成交基础虽不扎实却是真实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