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乌龙”让特朗普失威美国失信/张敬伟

  图:“航母乌龙”隐喻美国衰落趋势?

  朝鲜半岛依然战云密布,但也出现了一抹透过乌云的亮光。

  这抹亮光既有区域周边国家坚持和平的努力,也有朝鲜色厉内荏的节制,更有美国耀武扬威背后的洋相。

  分析家们犹记,4月8日的美国第三舰队发布消息,称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正奔向朝鲜半岛附近海域。不言自明,这是对朝鲜最大的威慑,尤其是美国向叙利亚发射了59枚战斧导弹,随后又在阿富汗的山区丢下了一颗史上最强的非核弹“炸弹之母”。更要者,这期间又穿插着美俄龃龉以及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以及随后的两国元首再通话。特朗普和五角大楼,以及卡尔.文森航母战斗群,已经做好了马上就要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打击的准备。

  随后的发展以令人搞笑的方式展开。当然,最大的笑点不是朝鲜“太阳节”的阅兵式,也不是朝鲜再次试射导弹的不成功,更非舆论场揣测的所谓美国用网路技术让朝方试射导弹失败,而是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根本就没有驶向朝鲜半岛。

  决策系统管理混乱?

  “航母乌龙”是怎么造成的?是白宫和五角大楼故意玩的威慑障眼法,还是白宫和五角大楼的权力通道出了梗阻,抑或是五角大楼对第三舰队失去了控制,再或是美国第三舰队网站的失误?

  无论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都不是一般的问题,而是重大的战略失误。如果是白宫和五角大楼决策中枢出现的“短路”,意味着特朗普总统对五角大楼失去了领导力,这将坐实了特朗普的“大话总统”。众所周知,特朗普从竞选时期开始,就是口不择言,入主白宫之后,更是通过其口和推特胡乱发言。这或视为他不羁的个性,或者说他没有行政经验所致。但是在其内政举措的设计上,特朗普已经严重失信于民。他的“限穆令”先遭美国精英社会的强烈抵制,然后进行了“修正”,但是修订版的“禁穆令”还是在美国遇阻。他取消了奥巴马时代的平价医保法案,而拿出的替代法案,甚至连在国会表决的资格都没有。

  内政不行外交凑,但在对欧外交上,也遭到来自大西洋伙伴的一致抵触。在太平洋外交中,美日因为TPP的流产已经大不如从前,只有在中美外交上特朗普才找到了一定的存在感。但是,这也是他修正了自己的大话后才得到的——他不仅没有把中国纳入汇率操纵国,更没有对中国商品徵收高额关税。相反,在朝核问题上,他开始严重依赖中国。

  国内失信,国外侧目,已经成为特朗普典型的标籤。此前,就有媒体认为,美国的权力已经被国务卿蒂勒森、防长马蒂斯还有特朗普女儿夫妇所掌控,被架空的特朗普就是“大嘴巴”和在推特上“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特朗普在叙利亚和阿富汗的“好战”,反而为其赢得了国际威名,他有了一个让世界恐惧的“战争总统”称号。但是,“航母乌龙”再次让特朗普成为“大话总统”,不仅让他自己名声扫地,也暴露了美国决策和战争系统的管理混乱。

  朝核危机或变本加厉

  更糟糕的是,这一乌龙事件也严重损害了美国超级大国的形象。客观而言,从叙利亚到阿富汗再到朝鲜半岛,如果没有“航母乌龙”发生,朝鲜在压力之下也许不得不回到谈判桌上来,也不会有所谓的第六次核试。现在,朝鲜会认为美国不过是“纸老虎”,也使他们相信拥核与美国对着干是对的。这才是最可怕的。朝鲜核导危机不仅不会短时期内解决,还会变本加厉。

  这只是一系列美国式尴尬的开始。特朗普已经失去国内精英的支持,也不为美国海外盟友所待见。当“美国优先”变成了“内政乏力”,当美国放弃全球责任而开罪一众盟友,特朗普已经使美国失去了负责任大国的地位。“航母乌龙”则再次用自我羞辱的方式,让特朗普刚刚树立起来的“战争总统”威名扫地,美国“全球警员”信用丧失。

  从更宏远的全球视野观之,“航母乌龙”的偶然性似乎也隐喻着美国衰落趋势的必然性。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