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访港分享创作心得

  图:莫言(右)与团结香港基金顾问、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谘询委员会主席郑培凯对谈/大公报记者林少权摄

  【大公报讯】记者王丰铃、许嘉信报道:团结香港基金中华学社四月十九日晚于香港会展中心举办讲座,邀得二○一二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来港,围绕“黄土地幻觉世界与中国文学契机”,畅谈当下文学发展契机,分享个人创作心得。全国政协副主席、团结香港基金主席董建华到场聆听。

  称香港为“文化绿洲”

  团结香港基金顾问、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谘询委员会主席郑培凯形容,莫言扎根于农村与军旅生活之中,经歷非常丰富,是一位“了不起的中国文学家”。莫言自一九八五年起,发表了一批带有先锋色彩的独特作品,写作风格以大胆新奇著称,凭长篇小说《蛙》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曾于《检察日报》工作,并创作各式各样的剧本。

  讲座上,莫言称香港为“文化绿洲”,肯定香港严肃文学的脉络。他谈及金庸、刘以鬯、董启章、西西等作家的小说,以及曾担任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评审的经歷,认为香港有丰富、特别的文学资源:“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用华语来写作的作家,共同构成了中华文学的版图,香港在这一版图中,绝对佔有很重要的位置。任何一个地区的文学,最根本的根基还是这个地方的生活,地理环境、山川河流、生活习惯、语言礼仪,都构成了这些地方的文学要反映的重要基础。”

  面对当下读者愈来愈少、网络文学的兴盛会否挤压严肃文学的担忧,莫言持乐观心态。他认为这种担忧长期存在,但事实上文学不但没有死,还时常“回光返照”,焕发出灿烂的生机——读者与作者的热情并驾齐驱,像波浪一样在前进。“文学之于社会,好比头髮之于人。一个人满头浓密的头髮,非常美丽;而像我一样头髮很少,也可以活得很好。但没有头髮的人,总是梦想自己拥有一头好髮。文学是人类超越民族、政治、阶级的精神家园,通过阅读(文学作品)可以认识到人的最宝贵、最可悲的地方。”而网络文学依然建基于作家的生活经验之上,内容丰富,扩展了读者的想像力,有其存在的价值。是“想像的练兵场,语言的狂欢场。”

  灵感均从梦境中来

  莫言的“幻觉世界”从何处来?他提及自己好几部小说,灵感均从梦境中来。小说《透明的红萝蔔》是莫言的成名作,也被不少人评为他最好的一部小说,创作灵感就基于一个梦。莫言形容梦境画面辉煌,意境美好,但将其写成小说,也加入了童年给铁匠当学徒的经歷。“尽管灵感来源于梦境,但真正书写的内容,离不开生活的积累。生活是写作的资源库,要不断充实,阅读、看电视、上网、听人聊天,当下获取写作资源的方法也要与时俱进。”

  在问答环节中,被问及对时下热门的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的评价,莫言笑言自己一直追看到三十八集,该剧对人物的塑造十分成功,剧中高育良、李达康等角色个性鲜明。原来,莫言亦担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艺术总监,还曾参加拍摄过三部反腐败题材的电视剧,创作了剧本《红树林》,不过论尺度与反响,都不能与《人民的名义》相比:“这部剧写腐败官员,写到副国级了;写腐败分子所使用的手段,狙击步枪和暗杀都有了。所以这部剧在当下收视率这么高,反响这么大,跟中国这两年轰轰烈烈的反腐败运动有关。”

  是次讲座吸引逾六百名本地学生、文学教师及文化界团体参与。团结香港基金总干事郑李锦芬表示:“莫言先生是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引证中国文学在当代世界舞台上的地位。我们希望藉着是次讲座,在香港推展文学艺术氛围和视野,与年轻一代共同创建亚洲文化之都。”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