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承的演变之美─观夏塞里奥和马蒂斯特展有感/王 加

  图:西奥多‧夏塞里奥作品《君士坦丁的犹太人街区》(Scene In The Jewish Quarter Of Constantine)/作者供图

  师承,究竟有多重要?

  对于需要标新立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当代艺术而言,彷彿师承没有什么存在的特殊意义和价值。因为传承即代表重复或雷同,当代艺术最怕雷同,必须不能玩儿别人玩儿过的才有一鸣惊人的可能。然而,对于中西方经典绘画而言,没有师承,彷彿就没有了艺术的根基,以及作品的魂。

  谋划已久的东京行,奔着七个特展而来,未曾想相互间的关联性和连续性。不过,现场看展的魅力就在于,除了站在真迹前身临其境的感动之外,你还总能从中找到一些能够给予你启发,让你更好地理解艺术家之间联繫的蛛丝马迹。这是任何艺术书籍和课堂都无法带给你的“实战演习”。就比如,在东京上野公园内国立西洋美术馆举办的《异香─希奥多.夏塞里奥》大展和汐留松下中心博物馆的《马蒂斯与乔治.鲁奥─50年的友谊》特展中(现已移至大阪阿倍野Harukas美术馆),我便很偶然地通过展览中的展品对多位大师的师承关系有了一个系统的梳理。

  夏塞里奥(Théodore Chassériau)与马蒂斯(Henri Matisse),英年早逝的浪漫主义才子和高寿的野兽派泰斗,二人的作品从哪方面看彷彿都没有任何关联可言。但若在二人间放入象徵主义巨匠古斯塔夫.莫罗(Gustave Moreau),则一切都豁然开朗,顺理成章了。

  很难想像,年仅十一岁的夏塞里奥便在出自巴黎美术学院(又称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的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私人工作室中开始自己的绘画生涯。尽管十九世纪的法国画坛由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写实主义、象徵主义和印象派交织引领潮流,但任凭各画风画派如何“风水轮流转”,巴黎美术学院始终是大师辈出的摇篮。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和莫罗也都曾就读于此,身为象徵主义画派领军人物的后者更是在晚年受聘为巴黎美术学院的教授,亨利.马蒂斯和乔治.鲁奥(Georges Rouault)都是他麾下最著名的弟子。毫不夸张地说,这个由巴黎美术学院串起的师承派系撑起了法国近一个世纪的学院派美术史。

  古往今来,每位艺术大师都会收徒授艺,希望自己的毕生心血能够传承下去。但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受制于成长背景,天资和后天努力等多方面的差异,徒弟们照葫芦画瓢的居多,真正能够在继承老师艺术精髓的同时创造出自己标誌性艺术语言的实乃凤毛麟角。任何一位老师若能收到这样一个徒弟,便是双方的幸运了。由此可见,从安格尔到夏塞里奥,夏塞里奥到莫罗,莫罗再到马蒂斯和乔治.鲁奥,这条师承脉络上的每一位大师都堪称幸运儿。

  年仅三十七岁,在与拉斐尔相同的年纪便撒手人寰的夏塞里奥,或许并不能算浪漫主义时期举足轻重的大师。毕竟,活得长便拥有无限可能是客观事实,短命本身就处于劣势,更何况他那以新古典主义著称的授业恩师安格尔名声在外,而他学成之后崇拜的偶像德拉克洛瓦更是名满天下的浪漫主义代表人物,夏塞里奥并不为人熟知也属情有可原。从展览中呈现的早期作品来看,夏塞里奥确实秉持着恩师那从雅克.路易.大卫所沿袭下来的学院派新古典主义画风。安格尔视他为自己真正的接班人,还甚至预言夏塞里奥会最终成为“绘画领域的拿破仑”。不过,使得夏塞里奥最终脱颖而出的并非是坚守老师的新古典主义阵营,而是与遵循守旧学院派的安格尔站在对立面,高举浪漫主义大旗的德拉克洛瓦,后者对于夏塞里奥的画风蜕变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在东方风情盛行的十九世纪欧洲,德拉克洛瓦登陆北非获取创作素材掀起了一阵艺术家们前赴后继的“跟风”热潮。夏塞里奥和雷诺阿便是其中名头最大,“中毒最深”的追随者。最初注意到夏塞里奥的作品,便是去年在伦敦国家画廊举办的《德拉克洛瓦与现代艺术的崛起》特展中为表现德氏的深远影响所对比陈列的几幅夏塞里奥真迹,全都是北非风情。二人作品间巨大的相似性(画面的色彩关系和人物的神情举止)甚至让我误认为德拉克洛瓦是夏塞里奥的老师,简直太像了,也难怪夏塞里奥的授业恩师,与德拉克洛瓦水火不容的安格尔便因他最得意的高徒学习德氏画风愤而与之翻脸绝交。事实上,在德拉克洛瓦的作品中,没有我们所谓的“匠气”。动态描写的洒脱与色彩运用的奔放一气呵成,夏塞里奥显然受益于此。在他三十七岁的短暂艺术生涯中,晚期受德氏影响的作品明显显示出更大的创作自由度和才情,更具大师风范。在夏塞里奥特展中,每个主题章节大都伴有德拉克洛瓦的真迹做对比陈列,安格尔的作品则展出有限,抛开主办方展品的出借因素之外,也间接反映了策展人的理解:若沿袭老师安格尔的画法走下去,想必夏塞里奥也就被残酷的艺术长河中吞噬了。如此看来,夏塞里奥确实有着卓越的艺术领悟力,并且拥有敢于跳出门派之隙勇于吸收他人优点的胆识。只可惜,早逝限制了他更大的发展。 (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