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情长/张金刚

  “杨絮纷飞三月春,洁身一梦踏青云。千里始得西游情,古典绝唱留人心。”

  在这个杨絮如雪飘满城的暮春时节,《西游记》导演杨洁仙逝西游。这位身材娇小、气质优雅、谈吐睿智的女性,不知蕴藏和释放了多大能量,打造了这部火爆银屏三十年、堪称传奇的电视经典,为难以计数的观众留下了美好绵长的西游情结。

  时年八岁的我,有幸与横空出世的《西游记》相识、结缘。一观,便注定相伴一生。村里仅有的几台黑白电视机,聚集了全村乡邻,尽享视觉饕餮。电视摆到院中央,音量开到最大声,每当“登登等登,櫈登等灯”的片头一响,转眼间便聚满了人;或坐或站或蹲,或端着饭碗、或抱着孩子、或搀着老人,与西游人物一起随剧神游,快乐相守。

  生性好奇、活泼好动的孩子,追“西游”,话“西游”,演“西游”,兴趣盎然。

  一集集追剧,成为童年最大的念想。“猴王初问世”“偷吃人参果”“误入盘丝洞”“波生极乐天”,每一集名字张口便来,如是歌咏。课馀闲聊、伙伴玩耍,谈论最多的也是西游,爱谁恨谁,谁法术高强、谁大有来头,回味“上一难”、揣测“下一难”,说得有板有眼、绘声绘色。每遇集市,都会买几张西游贴纸,贴到书皮上、书夹上、墙壁上、课桌上,与友分享,甚是自得。

  最难忘将最爱的“大圣闹天宫”“三打白骨精”“大战红孩儿”等剧集,用游戏的方式模仿演绎。唐僧师徒、神仙凡人、妖魔鬼怪,根据小伙伴体型、性格、外貌,由“孩子头儿”分配角色;有时会为谁演悟空争得面红耳赤,但热情终会抵过纷争,和谐出演。记得瘦猴总演悟空、小胖总演八戒,木讷的小亮总演唐僧,灵巧的我最爱演吊在树上的红孩儿。折根木棒当金箍棒、扛个锄粪耙当钉耙、剪些纸片做僧帽、扯片床单当袈裟,一招一式、一个眼神、一句台词,极尽模仿之功,演得真像那么回事儿。

  伴着《西游记》的遍遍重播,电视在我家从无到有,从黑白到彩色,从大块头到壁挂式,见证着生活的步步改变。美轮美奂的《西游记》相伴三十年,父母渐老、哥哥成家、家境好转,我也健康成长、学业有成、成家立业。回首一路经歷“八十一难”,终于迎来生活的“七十二变”,取得了人生的“真经”──拼搏、突破、执著、乐观、奉献,一时无限感慨。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西游”,都有一番专属自己的解读和感悟。阅过人生繁华,我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深层与幕后。

  一路艰险、一路坎坷,却又一路向西,永不回头,西游之路即为人生之路。唐僧的坚守信仰、心持执念,悟空的机敏勇敢、处变不惊,八戒的真实可爱、憨厚单纯,沙僧的任劳任怨、顾全大局,白龙马的默默无闻、俯首苦干……若从诸多人物性格中,习得一二,聚于一身,自当受益无穷,笑对人生、无愧人生。扪心自问,我悟得还不透,做得远不够,仍需继续漫步西行。

  “西游”精神,更是成就《西游记》的奥秘所在。杨洁导演毅然接受挑战,跑遍大半个中国取景,制定拍摄时间表、路线图。选演员、做音乐、製特效、拉贊助,一人分饰数角、一部摄像机拍天下,战天斗地、一往无前,也是歷尽“九九八十一难”,方才成就《西游记》一世经典。

  音乐插曲、造型服饰、书法字幕、稚拙特效,堪称良心之作;创新精神、钻研精神、奉献精神、团队精神,值得永远称颂。“世上自有救你之人,却不是我”“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大师兄说得对呀”“我只想今生,不想来世”等台词,更是奉为神句,广为流传。

  之所以如此,杨洁导演那句“我们是在搞艺术,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给出了完美解释。做电视如此,做人做事亦当如此。杨洁回顾自己的心路歷程,曾说:“人的一生像极了取经之路,无论已歷经多少辛苦,磨难总比人跑得快,站在前方等待着你;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用坚定的信念,一关接一关地跨越过去……”想必每个人都深有同感,“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这个春天,杨絮纷飞,杨洁导演的辉煌一生,永远定格在八十八岁。可《西游记》仍歷久弥新,永不谢幕,再播三十年,亦会新鲜如初,继续在每辈人、数代人中永铸经典,再续“西游”情长!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