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新例狂想曲

  图:球员在比赛中犯规次数累积满五次,便被罚暂时离场10分钟

  荷兰足球名宿云巴士顿月前提出多项新增和修改球例建议,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随后也表示试行改变互射12码的次序。现行球例当然还有不少可以增、改、除的地方,为球赛搞搞新意思、引入新鲜感。以下就作出一些奇想,此刻看似天马行空,但实际上又并非不可行,立此存照,且看将来又有多少会实现成新球例。/大公报记者 谭德龙

  赛前预射12码

  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上月建议稍为修改互射12码的次序,希望做到更加公平,但其实还可以再行一步,就是改在比赛之前进行。

  现时互射12码的次序为ABABAB如此类推,修改后变为ABBAAB,让双方都有机会先射和领先,尽量平衡两边球员的心理压力。互射12码固然是在淘汰赛、加时后仍未分胜负的情况下才进行,有否想过跳出这个固有思维,在赛前“预射”12码呢?

  改变主射次序旨在减轻球员的心理压力,假如在赛前进行就肯定最无压力,因为比赛未必要以12码的结果定生死,球员在零压力下会射出更高质素的12码,才真真正正反映球员的技术,最后射失的一位,罪咎感也不会那么大。况且,落败一方踢至加时,在非胜不可之下必然抢攻,避免出现双方都怕输求和博12码的消极心态,提高球赛可观性。

  此外,赛前12码可规定由非正选球员主射和守龙门,增加全队球员在比赛的参与程度,亦可更全面反映出球队整体实力。反正只是在比赛前拨出约10分钟时间,为球迷提供“头盘”兼收暖场之效,何乐而不为?

  手机投票换人

  比赛进行时,不少球迷都喜欢在社交媒体上即时发表意见,但说到底只流于“打嘴炮”层面,不能影响比赛。有否想过你也真正“有say”?不妨试试容许球迷透过手机应用程式,投票选出大家最想换下场的球员,增加球赛与球迷之间的互动性。

  今时今日人人“机不离手”,那就正好藉此为球赛搞搞新意思。参与投票的可只限于现场球迷,他们先下载应用程式,然后负责的统计公司会把每名球员的各项实时表现数据发送到球迷的手机上供参考,球迷在亲眼目睹球员表现及参考数据后,再于特定时间投票选出“我最想换走的球员”。

  当然,有权对某一方球队投票的,就只限登记为该球队的球迷;成功“当选”的球员将规定要在某时限或之前被换出,若该球员在结果出笼前已离场,或者“没有意见”得票率最高,则结果可以不理。

  其实上述建议也并非天方夜谭,据报去年就有一间英超球会申请在观众基数较少的U21比赛中试验,希望藉此刺激更多球迷进场。老实说,如今球迷要求愈来愈多,入场已不止为乖乖坐下看比赛,还需要更多互动。

  越位只限禁区内

  云巴士顿早前提议试验取消“越位”条例,立刻引来四方八面抨击。如果把这个建议稍作改动,例如把“越位”条例只限在禁区范围内执行,各位球迷又觉得可行吗?

  云巴士顿认为现时很多球队都採用防反战术,若取消“越位”,此等球队的防守线将进一步向后撤,无形中让进攻一方有更多机会远射,令赛事更加吸引。取消“越位”对足球比赛来说无疑是一个革命性变更,不少人认为“越位陷阱”是比赛策略的一种,更是团队运动的重要体现,故强烈反对此建议。

  不过,“越位”条例又并非全无修改空间,例如可以考虑放宽到禁区以外的地方。进攻一方的球员最多也只能待于两边底线和禁区两侧的范围,并非直接在对手的心脏地带,接应队友传送、接触皮球的一点亦必须在禁区外,这样进攻球员即使在两侧的“越位”位置接应皮球,防守一方的后卫和守门员亦应有一定时间回防或出迎。这样既可令球队在进攻和防守方面有“新玩法”,亦保留了“越位”条例,同时为球赛带来一点新刺激。花一点时间讨论,值得吧。

  爆粗被罚25码推进球

  去年的百周年美洲杯,赛会特别加入“向球证爆粗将被罚12码”的条例,早前云巴士顿便曾提出以离门25码推进射门代替互射12码分胜负,不如就将两者结合,比赛中若有球员用粗言秽语辱骂球证,其所属球队将会被罚一个25码推进罚球。

  球员如果向球证爆粗,球证除可作出口头警告或给予黄牌之外,更加可判罚一个25码罚球;得益的一方派出一名球员,从离门25码之处开始向龙门推进,并在限时七秒、八秒之内起脚射门,若射门不入、被救或中柱、中楣,该次罚球便告完结,不能补射,然后由被罚的一方开出龙门球重新比赛。

  “被爆粗”的对象可以不止限于球证,也可以是球员与球员之间,同时亦不止限于爆粗,也可以是目前情况仍然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一旦球证或旁证听到球员作出有关言论,立即“杀无赦”。

  现时球赛已经引入门线科技,未来录像重播亦必获广泛应用,为球证解决最重大的争议,球员亦无谓太多“火遮眼”,毕竟必须尊重球证的判决,而且令球员想一想、避免祸从口出,亦有助促使更洁净、更公平的比赛。

  更改节数及时间

  现代足球比赛愈来愈体力化、运作愈来愈商业化,只分为上、下两个半场,其间休息15分钟的传统模式,也许是时候检讨。全场比赛法定时间,可由90分钟增加至100分钟,比赛亦可随之分为四节、每节25分钟。

  要连续45分钟进行大量剧烈的跑动和身体对抗,对球员的体能消耗极大,若缩短约一半时间便可稍事休息回气,未必是坏事,而且把一节休息时间变成三节,教练亦可更及时作出战术调整。第一和第三节休息可以只是五分钟,球员也只是回到自己后备席范围,第二节的中场休息时间可以稍长,球员亦一如现在般可返回更衣室。

  球员多了休息机会,足以应付比赛多出来的10分钟时间,反正现时球员也应该要有连同加时的120分钟体能基础,那么加时上、下半场便可以改为每节10分钟。同时可考虑相应配合,例如法定时间容许四个换人。

  NBA目前也是分为四节,休息时间就大赚广告收益。今时今日足球比赛亦与金钱分不开,增加休息时间让贊助商卖广告,替一些中、小型球会加多一分钱收入帮补一下,实在是举手之劳。

  五犯球员暂离场

  目前已有黄牌和红牌制度,用来惩罚一些向对手作出较粗野的暴力犯规,或者阻止对手有入球机会的技术犯规的球员,但对于不断有小动作,只是轻微犯规、毋须吃牌但又成功中断对方正常比赛的“茅趸王”却无计可施,就此或者可以引入“五犯离场”。

  当一名球员除了“越位”之外,在比赛中犯规次数累积满五次(包括领黄牌的犯规),该名球员便会被罚暂时离场10分钟,亦即所谓的“橙牌、受罚席”制度。此举可让有关球员“罪有应得”,其球队亦会受到牵连,亦不至于像接获红牌般无缘继续馀下比赛。不过,如果同一球员累积满10次犯规,意味其“死不悔改”,这时候就应该换来一面红牌。

  除了个人之外,犯规次数亦可以全队形式作统计,例如其中一方合共累积满15或20次犯规时,最后一个犯规的球员便要代领橙牌离场10分钟。这种新的犯规次数统计工作无疑比较繁重,需要额外人手去执行,但现今电子科技发达,要记录此等数据其实也不难;受罚时间完但比赛仍在进行中,只要负责的球证在适当时候让球员进场便可。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