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外流趋势放缓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梁 红

  2016年,中国资本流出规模从前一年的6471亿美元微降至6400亿美元。资本外流的驱动因素,从2015年的非居民取出境内存款及境内企业偿还外债,转变为2016年的对外直接投资增加及境内居民增持境外资产。包括国际收支表中净误差与遗漏反映的“隐性”资本流出在内,资本流出规模于2015年见顶,2016年开始小幅下降(见配图)。同时,去年四季度资本流出步伐开始放缓,主要由于直接投资从净流出转为净流入。具体来看:

  一)2016年直接投资项下流出比2015年大幅增加了1147亿美元。2016年直接投资净流出466亿美元,而2015年为净流入681亿美元。分项看,与2015年相比,2016年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增加428亿美元,而外商直接投资流入总额减少719亿美元。

  二)其他投资项下的资本流出规模从2015年的4340亿美元明显下降至3035亿美元。2016年非居民新增人民币存款带来净流入102亿美元,而2015年此项净流出1226亿美元。与此同时,外债偿还带来的“流出”也从2015年的1667亿美元显著下降至2016年的196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外币外债馀额自去年二季度以来累计增加了1738亿美元。

  三)证券投资项下流出保持相对稳定。2016年证券投资流出微降43亿美元至622亿美元─2016年非居民对境内证券(主要是债券)投资增加345亿美元,而境内居民对外证券投资增加302亿美元。

  四)2016年隐性资本流出保持高位,表现为净误差与遗漏项总计2227亿美元,略高于2015年的2130亿美元。

  高频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资本外流有望更明显放缓,主要原因可能是外汇贷款进一步增加、直接投资流出减少以及出口商结汇上升。我们估计,今年一季度资本流出可能降到500亿美元以下,远低于去年四季度的1540亿美元。估计值是根据外汇储备变化、(基于我们测算的中国外储币种权重)估算的估值效应,以及外管局公布的货物和服务贸易等数据计算得出。

  人币贬值预期淡化

  具体来看,年初以来,外债继续增加,而且贸易净结汇与贸易顺差之间的差额已明显缩小,表明出口商结汇意愿上升。此外,在收紧对外併购、直接投资等方面的外汇管理后,直接投资从去年四季度起转为净流入。

  往前看,随着人民币贬值预期进一步淡化,2017年资本外流可能明显放缓。

  相应地,去年四季度开始实行的一些临时性质的资本管制措施有望放宽或取消。当然,去年四季度以来的资本外流趋缓部分得益于资本管制收紧,尤其是对境内换汇的限制,以及针对对外直接投资或证券投资等外流的监管收紧。同时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出口商也可能加速汇回外汇收入。

  然而,除了行政措施以外,受经济復甦带动,一些指标显示近几个月人民币贬值预期下降,资本外流的主动意愿有所缓和─其中一个佐证是境内外外汇贷款2017年均有增长。受益于去年下半年来国内投资收益明显回升以及美元走势相对稳定,我们预计2017年人民币贬值预期将进一步缓解。因此,不排除去年实施的一些临时性资本管制措施在近期放宽或取消。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