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能者“居”之\祥益地产总裁 汪敦敬

  图:香港会步其他大都会的后麈出现大迁徙,大迁徙正是大都会的宿命

  2007年,当时特首曾荫权提倡“大都会”概念的时候,我就提出担心香港会步其他大都会的后麈出现大迁徙。对!大迁徙正是大都会的宿命。日前,陈茂波司长推介恩平温泉,并认为“港人长远可考虑到大湾区居住或退休。”这正正是反映到有关的转变已经到了分水岭了。其实本专栏亦在近期提出不少有关的转变,希望香港人专注去正面迎接及准备。

  “货币才是影响楼市最大的因素”,因此在大都会来说,楼价上升也是宿命,我们不值得花时间去期望楼价下跌,午饭时间去适应和掌握机遇。

  资金决定楼价,但楼价就决定人民的迁徙方向。如果“有一层楼是平仓,买超过一层才是好仓,没有买楼是淡仓”的话,淡仓就要向大都会以外迁徙,但好仓就有条件向大都会以内迁徙。歷史上由唐朝白居易的长安,至近代的纽约、伦敦和香港人一手造成的温哥华,原居民向外围迁徙也是在宿命下发生。

  电影《北非谍影》有句名言“一入一出”,我不知道在电影内这句说话的原意是什么,但是与今天不一样的大时代里,就令我想起大都会汇聚人才和资金,有人涌入,就总会有一些人要淡出,谁人流入流出的机制就是决定于楼价和物价。

  我们看看温哥华的故事,温哥华人迁徙用的机制其实亦是楼价。我有一位亲友,是温哥华的老华侨,他二十年前就是被楼价迁徙到温哥华以外,后来可以返回温哥华的内围,原因亦正正是买楼。楼价后来不断上升,令他又可凭楼换楼迁回温哥华市中心。

  年轻人应该“先苦后甜”

  可恨的是,近年不少人践踏置业者为“楼奴”。不少学者更高调表态“年轻人不要将时间花在买楼上”。在掌握大都会时机的角度上,是一个超错的建议,如果在人生的哲理来说,人生总要由自己去尝尽甜酸苦辣的,年轻人早计划“先苦后甜”不见得比先玩十几年才担心置业的“先甜后苦”愚蠢。

  过去几年,以人均入息中位数字去计算,一对年轻夫妇相加的收入是可以买到300多万的物业,每人每月储起收入三成,储3.8年作首期(已计压测),在今年二月前年轻人入市仍可靠自己,但随着楼价不断再上升,这些机会也逐渐渺茫。

  叫人不要上车置业去等跌和玩乐的人,惭愧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