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短期难松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姜超

  眼下大家都在讲金融去槓桿、防风险,但槓桿究竟在哪里?风险具体又是指什么?面对中小银行快速扩张带来的问题,究竟是银行太逐利,还是监管不够严?银行业监管的核心是什么,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为了弄清这些问题,我们不妨还是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入手,先看看银行资产端究竟配置了什么。

  银行资产端都买了啥?表内:债券非标超过贷款。与大银行相比,中小银行配置贷款有限,佔比从2010年的69%一路下滑至去年三季度的48%;同时增加了债券和非标的配置,两类资产在资金运用中佔比从2012年时的不足17%,飙升至当前的33%。表外:风险偏好相对更高。

  根据理财业协会的数据,银行理财资金40%配置了债券,但以信用债为主;尽管近几年受监管影响理财配置的非标类资产佔比在下降,但目前仍有16%;还有将近10%的理财资金配置了权益类资产。

  那么银行是怎么实现盈利的呢?期限错配加槓桿,流动风险上升。银行通过存单、理财募集资金通常久期比较短,但是配置的债券和非标资产久期比较长,通过短久期负债和长久期投资,实现了第一次期限错配。而在配置资产时还可以通过质押式回购进一步加槓桿,每次槓桿操作背后都进行了一次期限错配,所以多出来的收益主要来自期限利差。上述操作导致银行及非银机构对短端资金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一旦央行稍有收紧,金融体系就很容易出现资金紧张,甚至钱荒。

  提高投资风险偏好是银行增加收益又一来源:一方面银行及非银机构在债券市场投资时更加激进,尤其是理财资金主配信用债,甚至是中低等级;另一方面,表内增加非标投资,兴业、南京、浦发、上海银行等非标资产配置都非常高。此外,银行业通过贷款、非标等途径与地产相互渗透,整个经济的系统性风险上升。

  银行开始缩减资产规模

  我们在之前的专栏里已经介绍过,银行天生是靠加槓桿盈利的行业。只要有利差存在,最大限度的扩张资产和负债的规模是最佳选择,所以银行监管的关键是控制银行加槓桿的冲动。为了加槓桿扩规模,银行一直在和监管“躲猫猫”。以非标投资监管为例,银行先后通过理财、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类来投资非标,通道逐渐从信託转向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都是为了应对监管和考核。

  监管再度趋严,槓桿率是关键。银行业监管的核心是资本金充足率,即银行的自有资本和风险加权资产的比值,其实就是银行的槓桿率。对于银行来说,要么通过增发股票提高资本金,要么控制规模增速,甚至缩减表内外资产规模。

  短期来看,货币政策难以宽松。从金融槓桿的形成链条来看,过去两年央行持续提供低成本的短期资金,间接滋长了银行和非银机构通过期限错配加槓桿的趋势。所以短期央行不仅不会放松政策,在金融机构主动去槓桿、资金面宽松时,还有可能会回收流动性,以防槓桿捲土重来。

  动盪依然持续,小心方为上策!前期央行锁短放长、提高资金利率,直接提升了银行和非银机构投资中的槓桿成本,导致需要不断续作回购维持的债券投资震盪回调;而近期银监会政策监管或将直接从控制,甚至压缩规模入手,银行开始出现赎回委外资金现象,资产抛售压力甚至可能会引发踩踏。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