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新城治大城市病

  图:分析认为,“大城市病”可通过在都市圈乃至城市群范围内疏解核心区功能产业及人口得到治理 路透社

  随着大城市核心区功能和产业过度聚集、人口快速增长以致超过短期承载力,“大城市病”逐渐显现了。国外经验表明,治理“大城市病”的主要手段包括:疏解功能、调整产业结构;都市圈内从单中心向多中心布局;发展城市群,促进区域协同发展。规划建设新城则是实现上述手段的一个重要载体。我们总结了国外代表性新城建设经验教训,结合雄安新区规划意图,展望雄安新区未来。

  方正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任泽平

  国外新城建设的典型案例包括:伦敦、巴黎、东京、首尔、巴西利亚。其中,伦敦从新城建设到回归内城,从疏解内城到促进内城新城并举增长;巴黎新城建设使巴黎大区从原有的单中心放射形格局向多中心格局良性发展,后期同时强调核心区集聚与大区域平衡;纽约新城建设主要是市场主导的郊区化和再聚集,在新城社会阶层种族分化明显;东京通过新城建设减轻核心区域人口压力,但新城职住不平衡严重,后期进行都市更生、人口向核心区回流;首尔通过新城建设分流人口集聚,核心区人口持续减少;巴西利亚建设功能分区机械化,贫民窟问题突出。

  利于缓解人口压力

  通过对国外新城的研究,我们得出以下结论:“大城市病”主要在于核心区功能产业及人口聚集超过短期承载力,与城市人口总量并无必然联繫。从伦敦、巴黎、纽约、东京、首尔的经验看,“大城市病”可以通过在都市圈乃至城市群范围内疏解核心区功能产业及人口得到治理,这与人口向大都市圈集聚并不矛盾。在国外大都市发展中,核心区域迁出一般製造业,转型向高端服务业发展,使环境问题得到改善。

  此外,随着城市布局优化、交通设施完善等,核心区域及都市圈人口承载力有望提高,并且核心区面积越大,人口承载力提高的可能性越大。伦敦地区、纽约市、东京都区人口从增长,到下降,再回升。其中,当前纽约市、东京都区人口已经超过前期峰值。此外,大巴黎(巴黎市+近郊三省)人口也不断创歷史新高。

  建设新城是治理“大城市病”的一个重要途径,可减轻大城市核心区人口过快增长压力,优化区域空间布局。新城不仅可以主要承接大城市核心区域功能和产业疏解,而且依据其地理位置的不同,或可成为都市圈内多中心布局的一个中心,或可成为城市群内部的一个重要支撑点。从伦敦、巴黎、东京、首尔的经验看,新城建设起到了减轻其核心区域人口压力的作用,并促进城市空间布局从单中心向多中心格局的良性发展。

  建设新城应避免削弱大城市特别是其核心区的国际竞争力、影响世界城市建设。大城市是一国经济发展的龙头,是一国参与国际分工与竞争的重要主体,特别是其核心区域。纽约、伦敦、巴黎、东京、首尔等城市发展规划大多提出了进一步提高在全球分工中的城市地位,成为更具吸引力、更具领导力的世界城市目标。最近三十年来,多数城市规划强调核心区的紧凑发展、增强承载力。比如,伦敦规划从之前的强调疏解转为强调增长,巴黎规划强调集聚与平衡,东京进行都市更生,纽约市强调增长。

  适时调整建设规划

  新城建设应保持歷史耐心、分阶段展开,并注重公共交通体系建设,促进职住平衡。罗马非一日建成,新城建设周期较长,规划人口规模较大的新城建设更是如此;应保持歷史耐心,根据发展情况适时调整建设规划,巴西利亚在此方面教训深刻。在伦敦、巴黎、纽约、东京、首尔新城建设中,在新城与城市中心、次中心之间,新城与新城、新城域其他城市之间,均进行了比较好的公共交通规划建设;或是以交通规划为基础选址进行新城建设。由于大城市中心的吸引力很强,如果新城处于距大城市中心50公里的通勤范围内,且不能建设成为职住平衡的“反磁力中心”,易沦为睡城。

  新城建设应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各有缺陷,需要结合国情、发展阶段等正确处理好二者的关系。纽约新城建设市场主导色彩非常浓厚,导致新城社会阶层和种族分化、土地浪费;巴西利亚新城建设由政府主导,过于理想化。在伦敦、巴黎、东京、首尔新城中,政府与市场作用融合较多,但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新城初步建成之后,市场机制起着决定性作用,决定着产业和人口能否集聚。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