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金融监管趋严 楼市平稳A股跌倒

  图:目前A股中超过一千二百家上市公司的市盈率在一百倍以上,这些股票的市盈率能够长期维持高位,可能与併购重组的预期有关,要抑制“壳资源”带来的泡沫,也需三思而行

  过去,内地投资者对5月份的股市往往比较憧憬,称之为“红五月”。而今年,财经媒体上很少出现“红五月”三个字了,倒是不少人借用西方股市的谚语─“Sell in May”来表达对A股的担忧。股市涨跌往往解释容易预测难,因此,本文想探讨的不是股市为何下跌,而是在政策同样收紧的情况下,为何楼市表现强劲但股市表现差劲?\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李迅雷

  年初至今,人民币汇率表现非常稳定,于是,不少人认为中国股市表现理应不错,原因是汇率稳定后换汇需求下降,热钱外流就会减少。此外,政府对楼市的调控力度越来越大,手段也越来越多,故长期滞留在楼市的资金将会撤出,股市自然就成为热钱流入不可多得的地方,故有理由看好股市。

  但近期股市的表现却差强人意,即便是“一带一路”、雄安新区等振奋人心的主题,也未能给股市注入持久的活力,市场似乎对全球经济的復甦和国内经济的回暖视而不见。股市走弱的原因不外乎有以下两点:一是经济指标虽然好转,但恐怕已经见顶,股指是经济领先指标,不是经济数据的滞后反映;二是金融监管日渐严厉,导致金融市场利率上行,引发股债双杀。

  楼市处于牛市尾声

  从政策调控力度来看,楼市政策的严厉程度远超股市,如限购城市的数量不断增加、房贷利率提高、首付比例上升、一手房限价等;而股市除了受金融监管政策的负面影响外,并没有遭遇具体的打压举措。此外,金融监管政策的趋严对楼市也构成负面影响,但楼市为何未像股市那样弱不禁风呢?这恐怕与楼市仍处在牛市不无关系。

  楼市相较股市存在三大优势:第一,除了投资或投机性需求外,楼市还存在着刚需和改善性需求;第二,中国农耕文化影响深远,导致国人对土地和房屋的偏好超过其他投资品种;第三,A股作为新兴市场,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存在各种缺陷,使得中小股东行使权利受到一定限制,中小投资者感到“做股东不如做房东”。

  从中国目前情况来看,楼市销售的热点正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转移,这与人口流向的逆转似有一定相关性,也与三四线楼市库存减少及房价收入比相对较低有关,似乎正在经歷牛市中的“补涨行情”。但以股市的经验而言,“补涨”常常意味着牛市进入尾声。

  政策调控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的难度很大,因为社会与经济对政策的反应复杂。这轮金融监管的主要目的是“去槓桿”,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目标之一,同时也是为了让经济能够脱虚向实。但问题是,中国经济“虚”的程度已经大得惊人,即金融的增加值在GDP中的佔比过高,超过英国、欧盟、美国和日本等发达经济体,这对于一个人均GDP只有八千多美元的新兴经济体而言,金融结构严重失调。

  监管需要张弛有度

  因此,要让中国的金融槓桿率和资产估值水平回归正常值,只能逐步且分阶段进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一个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的股市泡沫(高市盈率),不能期望在短期内消退。目前,A股中超过1200家上市公司的市盈率在100倍以上,为何这些股票的市盈率能够长期维持高位呢?恐怕与併购重组的预期有关,故如何抑制“壳资源”带来的泡沫,也需要三思而行。

  同样,国内金融规模的大膨胀始于2009年,那时为了应对次贷危机而出台规模空前的经济刺激政策。之后,每次为了经济稳增长而付出的代价都导致金融规模的超速扩张,如2012年开始银行理财产品规模爆发式增长,尽管传统信贷业务减弱,但表外融资业务飙升;2016年则是广义财政大扩张背景下的银行总资产规模大幅增长。

  好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把“稳中求进”作为治国理政的总原则,提倡经济不出现大幅回落和不爆发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底线思维”。因此,金融监管需要把握好度,如中国金融监管的模式主要是三会的“分业监管”,优点是各司其职、责任到位,但目前金融业处于趋向混业化的时代,更需要统一监管和协同监管。如果急于求成,则可能导致因泡沫破灭而带来的金融危机。

  从歷史上看,每次货币膨胀之后都伴随着货币政策的收缩,如2011年开始清理地方融资平台,并不断加息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2013年清理非标业务,导致钱荒。但是,过去每一轮监管收紧都会因力度过大、经济下行而戛然而止。今年,监管层则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对银行进行MPA考核,一行三会齐行动。因此,这轮金融监管应该汲取过去屡犯的教训,意在长远,更需要张弛有度。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