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当选法总统:胜选虽易 挑战犹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研究人员  范郑杰

  5月8日,法国内政部公布投票结果,马克龙以66.1%的得票率赢得法国大选。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已于当地时间7日晚发表演说,承认败选的同时也表示已创造歷史。这次选举大戏,终究未有“黑天鹅”飞出而平稳落幕,但法国政局的未来走势却难言平静。

  良机、良策助力胜选

  马克龙的胜选内外有因。从外部环境看,当前法国政坛正处在新旧交替的转折节点。传统左右翼两大政党斗争的形式逐渐过时,政治体系难以跟上社会演变。主流大党轮流执掌权力却无一能拿出有效的社会“良药”,平庸的政策主张无法容纳选民日益多样化的政治诉求。因此,求变和愤怒心理主导选举过程,为标榜革新的马克龙提供了机遇。同时,左翼正统候选人奥朗德退选,阵营主推的阿蒙向极左发展难以站稳阵脚;而中右翼强势候选人菲永则陷入空饷门难以脱困、却又不愿主动抽身。第二轮中对极端政党的联合阻击也使马克龙成为唯一选择。

  从自身因素看,马克龙的竞选策略果决,政治纲领得当。他出身于民意一路走低的社会党,敏锐地意识到精英政客变革的紧迫性,在关键时期摆脱传统政党机器束缚,成立独立政治运动“前进”。独立组党,使其既摆脱了左翼歷史包袱,又可继续利用在左派政坛积累多时的强力人脉,凭藉年轻、积极的正面形象,逐渐佔据了此次总统大选中的有利地位。

  同时,马克龙的竞选立场属“中间站位,多面讨好”。他高举变革大旗,是左翼合情合理的候选人,是中间派属意人选,同时也成为中右翼选民的理想替代者。其政治纲领以“自由”与“保护”为主线,既要国退民进,激发市场活力;又强调维持脆弱阶层的社会保障水平,推崇社会公平正义。既表现出明确的亲欧态度,强调与欧盟合作;又提出欧盟“到了不得不改革”的时刻。这种实用主义策略,顾及到大多数国民的忧虑,求取了“左、中、右”,“上、中、下”多层选民的诉求最大公约数。

  马克龙赢得了选举,但其艰苦战役实则刚刚开始。66.1%的高支持率所面对的是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选举战绩的跃进─玛丽娜.勒庞获得了33.9%的选票,两倍于2002年老勒庞第二轮选举的战绩;更不用说本次选举弃权率达1969年以来最高,很多选民为“抵抗极右翼上台”不得不选择马克龙。因此,仍需谨慎判断其所获支持的有效性。

  未来执政挑战不小

  展望未来,马克龙仍有不少难题亟待解决:第一,新兴政治运动很难应对接下来的议会选举,府院共处模式不确定性加大。法国歷史上曾有三次传统类型的“左右共治”,来自不同党派的总理与总统都互相牵制、扯皮,导致行政效率下降。马克龙已对外宣称在6月份的议会选举中拒绝与左、右翼合作,这意味着“乳臭未乾”的“前进”运动将独立角逐577个议席。而左、右翼政党在总统竞选失败后必猛烈反击,选举结果或牵制马克龙未来执政效力。

  第二,撕裂民意能否有效重聚,奠定改革基础。当选后,马克龙不仅要对自己的选民负责,也需要回应超过三分之一的勒庞选民的政治诉求。国民阵线以“法国衰落”作为核心观点,製造出移民、脱欧、全球化和法国经济发展等议题,已获相当一部分选民的稳定追随。首轮21.3%、二轮35%的支持率预示勒庞“馀热”可能影响马克龙的民意基础。而民粹主义更不会因其当选就简单散去,民众对欧洲和全球化的认知与立场也难在短期内逆转,马克龙仍需强力手段应对极端思潮在法国的瀰漫。

  第三,社会痼疾久拖难解,对新总统构成挑战。法国失业率高于欧盟平均水平,高福利和经济增长之间的矛盾突出,安全形势恶化,民众不满前所未有。两轮选举及其社会动员放大了法国民众的愤怒和求变心态,加剧了社会断裂与政治碎片化。新政府既需尽快重构行政班底,又需尽力弥合社会分歧,寻找有效措施推进改革,给予民众盼望已久的安全感,以夯实执政基础。

  正如马克龙在7日晚胜选演讲中所说:“共和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暂时稳定了欧盟对极右翼势力上升的担忧之后,他能继续把好法兰西前进的方向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