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完善全球治理新框架

  图:分析指,“一带一路”建设加快中国经济对全球市场的新一轮开放融合。图为中欧(武汉)班列,直达“一带一路”沿线28个亚欧国家、60馀座城市/新华社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周末在北京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为“一带一路”合作框架的发起人,发表了题为《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主旨演讲,再次强调了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回顾了过去四年“一带一路”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五大方面取得的进展,对未来“一带一路”倡议实施方向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和架构安排。在当前世界经济发展急需探索新动力,全球政治经济治理结构面临更多挑战的背景下,“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既是对全球治理新框架的一次补充和完善,又是对全球经济增长新空间的一次创新探索,是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次重要实践。/中银国际首席执行官 李彤

  一、“一带一路”是对全球治理新框架的补充和完善

  伴随着信息技术的革命和经济金融自由化的浪潮,全球化进程自上世纪80年代起步,在本世纪初逐步成形,极大地推动了商品、服务、资本、技术、人才和信息在全球范围内的跨境流动,实现了产业链跨境布局和生产服务国际分工,各国经济深入融合全球市场,彼此之间的互联互通程度和相互依赖程度都日益提高,国际经济政治治理理念逐渐达成共识,彼此之间的协调机制也趋于一致,共同推动了生产率的提高和经济发展的进步。全球化既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技术进步的必然结果,又通过要素资源的优化配置和自由流动带动了社会生产力的进一步提高。

  但在客观结果上,可以看到全球化对不同地区、不同阶层和不同群体的影响并不均衡。全球化背景下,先进技术和廉价要素的自由流动意味着经济和技术落后地区不得不面临更多的市场竞争和冲击,从而引发就业机会的转移和收入分配的不均衡。这种全球化的负面效应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暴露得更为明显。尽管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八年,世界经济也在逐渐復甦之中,但内生增长动力依然相对疲弱,贫富差距日益突出加剧了社会不同阶级直接的矛盾,转变了低收入群体对全球化的态度,贸易和投资活动持续低迷,激发了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反全球化”力量和民粹主义逐渐兴起,对于过去全球化背景下政治经济治理架构既构成了新的挑战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面对全球经济发展和政治格局的新趋势与新挑战,当前多边合作机制和区域治理框架也需要随之调整、补充和完善。这不仅仅是因为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并不能解决全球化进程的不足和负面效应,更是因为仅凭当前的多边治理架构,可能无法完全应对全球化背景下各国之间既互相竞争又深度融合这样错综复杂的发展关系,实现发展的普惠平衡,世界经济增长需要探索新的空间客观上要求新的全球治理框架去激发新的发展活力。“一带一路”的合作框架就是通过战略对接和优势互补对全球多边合作机构和治理框架的补充和完善,也正因如此才能在实施四年来获得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响应和支持,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安理会等重要决议也纳入“一带一路”建设内容。

  二、“一带一路”建设加强沿线全方位的互联互通

  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含中国)总人口约46亿,经济总量超过23万亿美元,对外贸易总额接近11万亿美元,分别佔全球的62%、31%和33%,是世界上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带。“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沿线大部分国家仍为发展中国家,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却受制于区域市场政策互信的隔阂、基建设施的分割、跨境贸易投资的壁垒、融资来源的匮乏和文化风俗的差异,区域的要素配置还有待进一步优化,未来发展潜力也有待发挥。

  “一带一路”建设针对沿线地区的发展障碍和瓶颈,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为建设重点,推动沿线地区的经济、贸易、投资一体化,深化沿线国家的政治互信,促进政策沟通协调,加快基础设施连通,建设高层次自由贸易网络,补充融资机制,形成统一开放有效市场,提升区域政治、经济、文化在全球的竞争力与影响力,推动了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缓解了全球不同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为世界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政策沟通上,加强与现有多边双边机制的合作,建立具体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的沟通合作平台,深化利益融合,促进政治互信,达成合作共识,实现沿线国家建设政策的有效沟通、统一规划。

  当前,中国已同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协议,同30多个国家开展机制化产能合作。

  在设施联通方面,“一带一路”以加强沿线地区基础设施合作为抓手,以政策和市场的联通为推力,降低要素资源的流动成本,提高商业活动的联通便捷。当前“一带一路”建设已经确定了六大经济走廊框架,逐步形成了陆上、海上、天上、网上四位一体的复合型基础设施网络。

  在贸易畅通方面,消除沿线国家跨境投资和贸易壁垒,共建自由贸易区,推动跨境投资贸易便利化与自由化,强化双边投资保护协定,拓展相互投资领域,推动产业与技术合作。

  2014年至2016年,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对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2016年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达到9536亿美元,佔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25.7%,较2015年的25.4%上升0.3个百分点。

  在资金融通方面,开展多种机制的金融合作,推动投融资体系和金融市场一体化。“资金融通”与“设施联通”相辅相成,“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建设将带来巨大融资需求和相应的融资缺口。

  目前,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新型金融机构的建立,以及同传统多边金融机构的合作意味着“一带一路”的金融合作网络已经初具规模。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已经分别为“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提供17亿美元贷款和40亿美元的投资。未来,中国将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也将分别提供2500亿元和1300亿元等值人民币专项贷款,中国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460个项目提供意向性授信超过1000亿美元,用于支持“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产能及金融合作。

  在民心相通方面,传承和弘扬丝绸之路友好合作精神,广泛开展文化、学术、人才交流合作,加快区域在科学、教育、文化、卫生、民间交往等各领域广泛开展合作,夯实民意基础,筑牢社会根基。

  三、“一带一路”建设的未来发展重点

  展望未来,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阶段、金融市场基础、社会文化习俗、要素资源禀赋、国家信用和政治环境都各不相同,蕴含着一定的道德风险、地缘政治风险、信用风险、汇率风险,“一带一路”合作框架的实施可能会面临一定的风险挑战和波折。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五点具体建议,希望将“一带一路”建设成和平、繁荣、开放、创新和文明之路:

  第一,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的伙伴关系。中国将坚持合作共赢的模式,推动沿线国家的友好合作,营造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

  第二,聚焦发展这个根本性问题,释放各国发展潜力,深入开展产业合作,推动各国产业发展规划相互兼容和促进,培育新业态,保持经济增长活力。以设施联通为基础,既包括海陆空、信息、能源在内的全方位基建网络这样的“硬件”平台,又包括政策、规则、标准三位一体的“软件”平台联通。经贸、产业、电子商务、海洋和绿色经济、中欧班列等多领域的合作规划和具体项目有望逐渐落地。

  第三,打造开放型合作平台,推动构建公正、合理、透明的国际经贸投资规则体系,促进生产要素有序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论坛期间,中国将同30多个国家签署经贸合作协议,同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共同发出推进“一带一路”贸易畅通合作倡议,并从2018年起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此外针对当前全球发展失衡、分配差距等问题,中国计划在未来三年向沿线国家提供超过100亿美元的资金援助。

  第四,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和绿色发展,加强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量子计算机、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等领域的合作,促进科技同产业和金融的深度融合,优化创新环境。中国将启动“一带一路”科技创新行动计划,开展科技人文交流、共建联合实验室、科技园区合作、技术转移4项行动,安排更多的青年科学家来华从事短期科研工作,设立生态环保大数据服务平台,倡议建立“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

  第五,加强文明交流和加强各国政府和民间的互访,建立多层次人文合作机制,推动教育合作,发挥智库作用,在文化、体育、卫生、旅游领域创新合作模式,推动务实项目。未来,中国将设立“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后续联络机制,分别成立“一带一路”财经发展研究中心和建设促进中心,同多边开发银行共同设立多边开发融资合作中心。此外还将建设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打造新闻、音乐、教育等多种人文合作平台。

  “一带一路”建设还将通过维持外部环境的稳定促进国内经济的稳步增长,加快中国经济对全球市场的新一轮开放融合,并以开放促改革,加快政府简政放权和结构优化,改善中国内部结构环境,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放宽投资准入,改善投资环境,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和服务业开放,加快优势产业和优秀企业“走出去”,调整和优化中国的产业结构,加快完成中国经济的转型调整。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