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加薪未能带来喜悦

  特区政府昨日发表二○一七年薪酬趋势调查报告,按照“报告”数据计算,十八万公务员今年可获得加薪,幅度按高、中、低级分别为百分之一点一五、一点○七及一点九六。

  昨日公布的加薪幅度为五年以来的新低,加上去年本港整体通胀率录得为百分之二点六,所以昨日公布的加幅显然不会为各公务员团体所接纳。其中,高级公务员协会主席黄孔乐昨日指出,私人市场加幅为百分之三至四,偏低的加幅将影响士气、难以挽留人才;第一标准薪级公务员评议会职方代表林荣松亦对加幅表示失望,认为无顾及到员工的生活负担。

  根据现行机制,公务员薪酬调整由六个因素组成,除基于约一百家私人公司得出的薪酬趋势指标数据外,政府还会考虑整体经济发展、政府财政状况、本港通胀水平、员方工会诉求以及公务员士气等因素,不过,一般而言,最终加幅与市场趋势调查加幅相距不会太大,也就是说,今年公务员加薪幅度偏低已是不争的事实。

  就公务员的加薪问题,由于今年加幅偏低,亦再次突显了市场薪酬趋势调查机制的可信性,亦即公务员薪酬与私人市场薪酬孰先孰后的“鸡与鸡蛋”问题。过去有意见认为是公僕加薪推高本港工资水平,但近年则有意见认为政府不应再依靠私人市场薪酬趋势调查来釐定公务员待遇,而是应该反过来以公僕加薪来为私人市场制订指标,全面改善本港“打工仔”的薪酬待遇。

  其实,有关争议难以取得一个清晰的答案,但无可否认,每年的公僕加薪始终会对私人市场构成一定的影响,大公司、企业资方会以此作为员工加薪的参照,因此十八万公务员加薪实质会影响到全港二、三百万“打工仔”的切身利益和整体社会氛围,效应是超过加薪本身的。

  而另一方面,每年公务员加薪都会带出一个人才培养和服务社会的问题,今年更正值特区政府换届,政府如何吸纳人才、培养人才以及留住人才的讨论将会更加突出。对此,毋庸讳言,高级公务员以至问责高官,薪酬待遇与私人市场是有差距的,但两者在性质与工作成就感、满足感方面亦不可同日而语,过去公务员被称“金饭碗”,今日其工作稳定性仍是突出的,不会轻易受到私人市场经济风浪的影响。不过,近年社会上由反对派推起的“逢特必反”和立会“拉布”歪风,动辄以执法人员为挑衅对象,各级官员也时常遭到挑剔以至刁难,亦令到部分年轻人对投身公僕行列,心存观望,在薪酬条件以外亦不利特区政府吸纳和培养人才。

  本港公务员整体质素和服务是良好的,队伍也是稳定的,近日传出什么公务员大批流失的说法是不尽不实的,对此,公务员事务局局长张云正昨日就澄清,每年离职的公务员人数九成是退休,以今年为例,只有约一千人是辞职,而其中六成仍在试用期,所谓“危机”之说是不存在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