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税改与资本争夺战/卢麒元

  特朗普早前公布了税改提案,虽然该提案未必能完全获得通过,但是,美国的税改方向已经形成,税改方案肯定会获得某种程度的落实。特朗普税改有两个方向:一是大幅度降低企业所得税税负,二是简化个人所得税缴纳层级。建议降低企业税率,将所谓不需负担企业所得税实体(即由企业所有者以个人所得税形式而不以企业所得税形式为利润缴税的企业)的最高税率从39.6%大幅降至15%。以个人所得税来看,特朗普拟由最高39.6%、最低10%的七级距,调整至33%、25%或12%三个级距。年收入在37449美元以下,适用税率为12%;37500至112500美元为25%;年收入高于112500美元,适用税率则为33%。

  让人惊讶的是,特朗普税改方案并未提供减税后财政收支再平衡的预案。此中意涵耐人寻味,或者税改方案早已成为美国高层的共识。美国企业所得税在联邦财政收入中佔比仅为10%,就算减税幅度高达60%以上,实际减税金额并不算大,对美国财政影响十分有限。

  策动全球资本回流

  笔者初步估算,特朗普税改将减少联邦财政收入约略2000亿美元。而今年,实际减税幅度仅为1000亿美元。几乎可以确定,美国今年海外利润回流和经济增长所增税收足以弭平减税之预算缺口。长远地看,如此之低的公司所得税,必然导致他国公司大规模涌入美国,为美国未来带来可观的税赋增长。笔者粗略估算,利润回流和外资涌入,应可带来每年不低于5000亿美元的新增税收。即是说,特朗普减税反而增加联邦收入。况且,特朗普还有强化堵塞偷税漏税的后招,平衡预算应该没有太大的难度。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税改着力点不仅仅是内部经济增长,也考虑到了美国全球金融博弈的总体战略布局。

  美国的再工业化建立的基础就是资本回流,资本回流的基础就是公司盈利的比较优势。美国不能跟中国等製造业大国拼劳动力成本,唯一可以拼的就是税收。美国将公司所得税一降到底,可谓是志在必得。往深层思考,税改风暴必然带动全球资本流动的蝴蝶效应,会策动全球资本(包括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大规模回流美国。大规模资本回流,将助力美联储缩表,夯实强美元的物质基础。与之对应,资本撤离将对半主权货币国家(特别是使用美元联繫汇率的国家)构成严重冲击。歷史经验证明,汇率的剧烈波动将对製造业形成毁灭性打击(无法进行正常的国际结算)。其中,中国将经受极其严峻的考验。作为中国人,有理由怀疑特朗普税改的真实动机。以税改为由头,发动全球资本的争夺战,显然比直接的贸易战高明。

  反观中国,近年来企业的税负加重,实体经济税负沉重。去工业化已成为事实,资本大规模出走也已成为事实。近两年,中国遍地都是金融机构,人人嚮往一夜暴富。暴富,唯一的途径,就是製造资产泡沫。特朗普税改,绝不是一个疯子的一时冲动,那是美国一以贯之的既定国策。美国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收缩流动性了,特朗普税改是收缩流动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美国高层,落实再工业化早有共识,奥巴马用八年时间完成了能源自给。同时,强美元亦为既定国策,美联储加息、缩表配合财政部减税增收,必然加速全球资本回流美国以推进再工业化完成。金融资本无祖国,是金本位时代的逻辑。在主权信用的时代,金融资本必然与最强主权媾和,进而进化为最强主权国家的大杀器。

  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呢?中国必须主动收缩流动性,确保人民币信用不被这场金融风暴摧毁。

  首先,中国必须开启税政改革。一方面,中国也可以大幅度降低公司所得税,以应对特朗普的减税挑战。与此同时,可以针对个人的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建立一系列新的课税科目,以弥补公司所得税之减免额度。初期开徵资产持有类税赋,将会有大额的补偿性税赋收入,足以抵顶税改过程中的财政收入波动。此外,中国的互联网商业,存在着巨大的偷税漏税问题(应该每年超过1万亿人民币规模),为中国税改隐藏了一座税务金矿。

  其次,中国必须考虑压缩制度成本。财政供养的近半人员应归还给社会。中国相关机构如此之多,竟然无一个机构完成对美国税改影响之动态模拟,也未能提供中国财政改革和金融改革方案之动态模拟情况,而中国的决策依据长年依靠境外金融机构提供的改革方案。供养过多公职人员,必然形成权力壁垒,形成权力干预和权力寻租。压缩一半机构和人员,就能节省近半的财政支出,为中国大幅度削减公司税创造条件。

  人民币开始迎接风暴

  再次,中国必须为人民币发行立法。人民币信用,取决于人民币发行的数量控制。货币发行权必须是立法权,全国人大必须对人民币发行的数量边际进行立法约束。人民币的发行依据必须与经济规模相匹配。建立人民币的人大信用,人民币才能扛住即将到来的风暴。

  最后,中国必须准备承受资产泡沫破灭的冲击。美元转强,必然导致全球货币重置。捍卫人民币的唯一选择,就是主动地、有序地、可控地接受房地产等资产泡沫破灭。资产泡沫不灭,人民币有可能卢布化。为防止走向政府机会主义,必须立法阻止政府机会主义氾滥。收缩财政规模、金融规模,遏止金融资本的超级利得,消灭食利者阶级,让资本回流实业,完成中国的工业化升级。疯狂食利的时代,必须歷史性地结束。

  特朗普的税改风暴,已经掀起了全球经济的滚滚沙尘。凡是缺乏立法约束的主权货币,都将面临歷史性的洗牌。金砖国家,已经陆续遭遇主权货币的信用危机。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都在艰难地重置其主权信用。其实,人民币也已经开始迎接特朗普风暴了。中国在2016年底开始了严厉的外汇管制,但仅仅靠外汇管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而必须夯实人民币的信用基础。

  人民币应接受一次性有序的贬值,也要在适当区间建立坚固的防御。人民币也需要一次性重置,但重置的幅度必须在个位数之内。无论如何,希望是自主的、可控的、平稳的重置。中国拥有足够大的体量,又是世界第一製造业大国,有实力抵抗风暴。

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