叠滘传统龙舟漂移竞赛/李鸿

  图:龙舟竞赛照片/作者供图

  中华是龙的国度,千百年来人们对龙寄予丰富多彩的遐想,积淀了龙的深厚文化,龙舟竞渡就是其中的一脉。据考究,端阳龙舟竞渡源自春秋战国时期民俗“祭龙日”,流传最广泛的是纪念爱国诗人屈原;还有少数民族反映远古狩猎、农耕的赛龙……。虽云沧海桑田,源远流长的龙舟文化长盛不衰,并不断赋予新的内涵。今天龙舟竞渡已从民间地方民俗的活动,发展成专业的体育竞技运动,并走向世界,逐渐成为国际上中西文化共融的平台。人们在每年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期间食糉、赛龙船与游龙舟水等民间习俗还相当盛行;尤其是江南一带,人们喜闻乐见的“赛龙夺锦”成为坊间普天同庆的盛会。在节日期间,人们仍循习俗,在家门口插上昌蒲草、艾叶;给小孩佩挂五彩香药囊,那草药散发的芳香有驱虫辟邪的功效。过去还流行端阳饮雄黄酒的习俗,或把药酒喷洒卧室及庭院,在春夏交替之际杀菌驱虫,以利农耕,以顺作息。源远的民俗见证着中华千古的文明。

  在龙的故里,来自坊间自娱自乐的龙舟竞渡有着广泛群众基础,各具特色,各自各精彩。龙舟巡游互访是节日坊间必备的内容,起龙后,经过修葺一新的龙船上头牌、罗伞、彩旗齐备,健儿统一装束,光彩亮丽的锦龙轻桨漫游到各坊相互拜访,互颂吉祥。有些比赛在大江大河里(乃至海湾里)举行,多艘龙船平起竞速的斗龙;有“以尾收龙艇”的耐力龙艇赛(即后随者认输,前者才能作胜);有在狭窄、弯曲的艰险赛道里单打独斗的技巧赛龙等。比赛结束后,不少地区仍保留相互送别的习惯,似水柔情的场景,你送我一程,我还送你一段,一送一还的比西子湖畔“十八相送”还要缠绵。要数别具特色、斗智斗勇的龙船竞渡,当是笔者家乡——佛山桂城叠滘乡的“扒夜龙”。挑灯夜战、赛龙夺锦到底始于何朝何代,我的爷爷的爷爷也说不清,听说原叠滘培风社学的中堂有诗记载:“叠滘涌曲,端阳吊屈。龙船竞渡,明兴清盛。”总之,年復一年乡里赛龙夺锦长盛不衰,仍是那样万人空巷普天同庆。入夜时分,凡龙船要经过的河涌早已灯火通明,观龙者人声鼎沸,神采飞扬;河道上标艇如鲫,河岸上人密如麻。全乡十多艘龙船聚首一处,在特定的艰险赛道中单打独斗,以不碰不撞用最短时间完成赛事而论英雄。比赛中各坊龙船都使出浑身解数,歷险过关;直道上乘风破浪,转弯处惊险百出;赛龙的锣鼓声,人们的欢呼喝彩声,轰鸣的爆竹声,声声鼎沸,高潮迭起。间歇时,停泊在河滘的大艇上,水上十番适时助兴;醒目的水狮在数尺的木船平台上,仍是天地广阔,神采飞扬;锣鼓柜八音乐队高奏《得胜令》,《赛龙夺锦》粤韵悠扬,人们热闹忘情的场面就像欢乐的海洋。

  广东佛山桂城叠滘是笔者的故乡,与佛山一衣带水,是一个有九百馀年歷史积淀的典型南粤水乡。人们依溪建村,傍水而居,小桥流水串连着百户千家。溪滘曲折萦绕的独特自然环境,造就了故乡惊险刺激、别具特色的赛龙夺锦民俗风采。在那狭窄曲折的特定赛道中,容不了多艘龙船平起竞速,只有逐一单打独斗,用最短时间、不碰不撞而完成赛事。近廿七米长度的龙船(包括龙头和龙尾),乘员五十至六十人,在比赛中要快速转过急弯,巧妙避开石磡,并非只靠劲力,更重要的是考验舵手的精明乖巧,斗智斗勇和全船队员的合拍,才能取胜。这种绝无仅有的传统龙舟漂移竞赛盛况,是笔者故乡的一大特色。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