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岁老药师胡宝芳/南 翔

  老药师跟我们讲了几件中药炮製之事,一是龟板炮製,这不是普通的龟板取药,是樟帮治疗肝癌之要方:荷包金龟。需要将一斤以上的野生龟(多半生长于山丘或深塘),淋洗乾净,裹上三层荷叶,用苎麻搓的绳子捆绑结实,再用调和了盐水的黄泥抹平封实,然后在土灶里放木炭烤製。中医认为,肝癌乃以肝肾阴虚,虚热内生为因由,此种製法取得的龟板,滋阴功力甚强。其二,有一年,省上来人,下达一药方,需要将猪骨髓炼成药丸以服用几个疗程。他琢磨,猪骨髓味甘性平,具有补阴益髓的功效,可是骨髓稀松软滑,做得膏方才可以久留,方便服用。于是他先将其他配製药材一一打磨成粉,同时将猪骨髓蒸得软硬得宜,再调入药粉,搓成丸药,病家很快捧得了几盒大小匀称,漂亮精緻的药丸,赞嘆不已。日常工作的精心琢磨之外,多年来与各类药师过往,他也没有忘记眼看、耳听、心记,从中不断获取新鲜经验,譬如清热解毒凉血之功用的牛角,其坚如铁,以往的炮製方法是洗净原药,用温水浸泡七到十四天,捞起之后盛入木甑蒸几个小时,再趁热刨出薄片或用铁锉锉粉。此方法甚是费时费工。他得闻一个新方法,将牛角用斧头敲碎,拌沙炒製,过筛打粉,不说立等可取,却也不过旦夕之功!

  老人精神矍铄,订了《江南都市报》及文摘类报纸,每天读报也是寂寞中的一件乐事,因此保持了大脑的思维与清醒,老人读报居然不戴眼镜;每天还要自己下楼走两三里路,一两年以前更是多至十几里。问起养生秘诀,一是坚持走路;二是忌口,他的忌口遵循的是中医的一些禁忌,但凡感冒等疾患,不吃发物(如鱼虾等),不烟不酒,不过饱过飢,这些都是健康之径。现在每年体检,老人的各项指标正常,从未出现“三高”等老年疾患——其实,很多以前属于老年的疾患,在生活方式不健康的人群中,早已囊括了青壮年。

  道一声珍重,握别而出,老人一直送到门口。下楼的那一刻忽想到,寿星加药星,接近百龄的老药师,称得是药都药材加工炮製一颗明亮的星啊。

(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