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灵活汇率体系 助人币走向世界

  图:如果中国的金融体系不够开放,只是提供一些资金到海外做投资,“一带一路”的效果很难完全实现

  从具体的金融细节上看,在未来“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人民币国际化会起到什么作用?亚投行会起到什么作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黄益平

  “一带一路”建设显然给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回想一下美元成为国际货币的过程,在上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经济规模已经超过了第二、三、四位的经济体总量,也就是说它是绝对的老大。但是当时美元不是世界最主要的国际货币,英镑是。所以,这也提醒,我们经常说中国经济规模大了,人民币就一定成为重要的国际货币,有可能,但不一定。

  后来美元是怎么成为国际货币的呢?当然它有很多具体的步骤,其中包括在“一战”以前建立美联储,实现美国金融的稳定。但最重要的具体步骤,是在一战和后来大萧条之间,欧洲经济出现非常大的问题,美元通过援助贷款和各种投资、贸易、交易,走向了世界,从而奠定了美元国际货币的地位。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一带一路”为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载体,未来中国做投资项目也好、发展贸易也好,如果能用人民币结算,会有很多的机会。

  但还是要往回退一步说,一种货币能不能成为国际货币,不是光自己说了算,而是由国际市场说了算。再退一步讲,我的看法是,人民币能不能成为国际货币,虽然由国际市场说了算,但是很多功课是在国内做的。美元能够成为国际货币,就是美联储保持美国金融的稳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市场封闭不可持续

  未来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需要什么条件?我们过去和樊纲老师做过一些研究,得出三点结论:第一,人民币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必须要有一个强大开放的经济体来支持。所以,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继续开放,是很必要的前提,但是这还不够。

  第二,中国必须有一个规模很大,产品种类很丰富,同时流动性很充裕,相对稳健的国内金融市场。只有这样一个开放的市场,才能容纳很多国际的投资和融资的需求。要让外国人持有中国的货币,我们得让他有地方投资,如果像过去一样,一说人民币国际化就是让香港人、新加坡人在银行里存点人民币,其实是不可持续的。

  最后一点,中国的政策和制度体制需要改变。外国人愿意不愿意长期持有和使用人民币,是对中国制度的检验,取决于中国能不能保护产权,中国的制度能不能支持经济的长期增长,这些方面我觉得我们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如果短期来看,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改革中国的汇率体制,过去三五年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但是因为汇率体制不够灵活,最后虽然採取了很多措施,但在一些领域,人民币国际化走了回头路。下一步,人民币国际化还要继续推进,我认为不灵活的汇率,其实已成为中国下一步经济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的约束。

  什么是商业的新逻辑?我想来想去,没有什么新的逻辑,任何经济的动力,到最后都变成你能不能赚钱的问题。这不需要学者讨论企业应该怎么做。我觉得,因为“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一个很重要的倡议,政府在推动,有很多具体的工作可能需要政府做,来推动金融为“一带一路”服务,创造更好的条件。

  我能简单想到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我们还是要有一个稳健、开放、有效的金融市场,包括相对比较灵活的汇率体系。“一带一路”最后的结果,当然不光是中国到海外合作建一些基础设施,还有人员的交流,有金融和投资、贸易的开放,它是一个全方位的交流。如果中国的金融体系不够开放,只是提供一些资金到海外做投资,最后的效果是很难完全实现。

  让SDR发挥更大作用

  我把“一带一路”看成下一步中国经济发展,其实也是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策略。我们经常说新常态,说增长减速、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背后我认为都可以从“一带一路”里面找到金融经济逻辑。所以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当中,我们需要做的首先是建立一个相对有效的金融体系。

  同时我觉得有很多市场的基础设施需要做,比如说要不要用人民币作为未来交易的主要货币,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有人提出,是不是SDR(特别提款权)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虽然在国际市场上,人民币发挥作用还有一定距离,但是我们能不能考虑让SDR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且很重要的是,中国现在在国际金融体系中,可能需要考虑改革和建立一些新的秩序。

  前一段时间穆迪下调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客观来说市场并没有接受这样的结果,我看到大多数人的观点都认为,不是说它完全没道理,而是说它是一个滞后的反映。理论来说,评级机构应该领先并预告风险,但是它做出一个调整,只是指出一个存在的问题,而且中国政府正在採取一些措施,大多数人认为,对于中国主权债务的风险来说,最艰难的时期也许已经过去了。这给我们一个提示就是,也许中国现在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有一些做法,有一些体制,不完全符合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未来要做的一些事情的规范。中国是不是需要考虑做一些改革?我觉得政府可能需要做很多事情。

  最后,商业逻辑要由企业去实现,政府要起到一个很重要的保驾护航的作用。比如说双边或者多边的投资保护协议,企业到海外去了,但是我们“一带一路”是六十几个国家,情况错综复杂。客观地来说,这么多国家,这么多年没有发展起来,是有深刻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没有基础设施,所以经济发展不好,有很多的原因。所以中国企业如果到这些市场上去,中国政府能不能与这些国家签订政府之间的协议,提供相应的保障,保障中国企业的利益,我觉得有很多工作要做。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