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女人(五)/一 度

  四月初看樱花的时候,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女子,有着上户彩一样的面容,抽象的平面美,身材纤巧,小鸟依人,她是我们一位中国同事的妻子。这位中国同事看起来并不比其他IT行业人士更加时尚,同样有着中国式的不修边幅,同样眼镜片之后闪着聪明狡黠的目光。

  我和她攀谈了几句,笑问她觉得中国男性和日本男性有何不同,她羞涩地说:“我没有谈过别的男友,没有比较啦。”又补充到,“在日本的中国人,和日本人差不多。”

  熟悉日本女人的我们知道这显然不是她的真话,而是一个准备好的答案,或许这就是日本人的特点,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有准备好的答案,真心躲在答案的面具之后。在日本语言是分为表面语言和真心语言的,只有在关系到了非常亲近的程度或者到了利益的交涉之时,才有真心的交流。而书店中有的是沟通的教程,都是在教你在什么场合该如何说话,给予准备好的标准答案。因此日本人给人的感觉像机器人,而日本女人永远有着厚厚的妆容,在生活的重重压力之下,以一种温柔的姿势寻找立锥之地。

  真实的思想,躲在规范化的语言之下,却常常在行动中露出马脚。

  在涩谷的书店中,偶遇到一个老太太低声威胁坐在轮椅上的丈夫说不给他晚饭吃,声色俱厉,骤然间体会到那种深水静流的生活中隐藏着多少秘密,让人不寒而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