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峰会三大看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副所长 李自国

  2017年6月8-9日,第十七次上合组织峰会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上合组织首次接纳新成员,标誌着该组织由“青涩”走向成熟。在欧盟出现“脱员”的背景下,上合组织扩员彰显了其吸引力和影响力。峰会有三大看点:

  印巴加入 上合组织首次扩员

  2017年阿斯塔纳峰会上正式接收印度和巴基斯坦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宣告上合组织“已成为公认的权威多边组织”。从性质上看,上合组织的前身是“上海五国”,即中国+前苏联的四个邻国(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它是为处理中国与前苏联邻国关系而诞生的,实为中苏关系的延伸。但随印、巴的加入,这一性质彻底改变,变成涵盖东亚、欧亚和南亚的真正意义的地区性组织。从规模上看,随着扩员完成,上合组织覆盖了世界近一半的人口,已成为欧亚大陆最大的地区组织。从地缘关系看,印巴关系、中印关系都有可能在“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指导下,以上合组织为对话平台而得到缓和,甚至部分矛盾和分歧得以解决。若能如此,则从根本上改变欧亚大陆的地缘政治与安全格局。从全球影响力上看,印巴加入,意味着“上海精神”在更大范围得到认可,对国际事务和全球治理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上升,有望成为重塑欧亚大陆新秩序的重要力量。

  签《反极端主义公约》应对新威胁

  本次峰会上,各方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反极端主义公约》。该公约是2014年中方首次提出的。三年多国际局势的发展表明,公约具有前瞻性。目前,上合组织面临的安全威胁日益严峻:外有“伊斯兰国”猖獗,极端思想氾滥;“叙利亚”危机持续,阿富汗问题无解;内有恐怖分子不断製造事端,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遭遇恐袭,俄罗斯地铁发生爆炸。而随着“伊斯兰国”面临覆灭,被打散的恐怖分子回流可能性增加。反极端主义公约,为各国界定极端主义、极端组织提供了法律基础,它与《上合组织反恐怖主义公约》、《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一道,完善了打击“三股势力”的立法基础。反极端主义更重视预防,防止社会,特别是青年群体的极端化,防止极端分子演变成恐怖分子;而反恐怖主义更重在打击。防与治“两手抓”,上合组织将为促稳定、保安全提供新模式。

  上合组织携手“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是当前欧亚大陆最“热门”的经济合作倡议,在阿斯塔纳峰会前夕,刚刚在京召开了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而上合组织的“三驾马车”之一是经济合作,相较“一带一路”,它“资格更好”,其经验可为“一带一路”提供借鉴。二者的合作空间有:第一,携手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阿斯塔纳宣言》提出,成员国欢迎“一带一路”倡议,认为有必要建立区域内经贸合作制度安排,消除贸易壁垒,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发展基础设施,在条件成熟时建设工业园区等,这也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内容。第二,上合组织为“一带一路”探路。上合组织已签署了数十份经贸、海关合作文件,可为“一带一路”所借鉴。如,《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既可以为“一带一路”所用,并以此为蓝本推而广之,形成更多成员参与的新便利化协定。第三,上合组织为“一带一路”保驾护航。上合组织有安全功能,有地区反恐机构、联合军事演习、边防合作协定等,一定程度上可以为“一带一路”经济合作提供安全保障。第四,“一带一路”可为上合项目提供融资。上合组织框架下曾签署了不少合作项目,但囿于资金不到位,其进展差强人意。而“一带一路”、“亚投行”体现出了更强大的资源调配能力,有望使上合组织的不少多边项目起死回生。

  上合组织现在是“家大业大”,但同时也会产生新问题。鉴于上合组织奉行“协商一致原则”,多一个国家就多一个想法,其决策效率值得关注。而印巴会不会把双方的矛盾带入上合,影响上合组织的团结也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