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汤一碗慰乡愁/黄 晔

  咸菜蕾斜刀切片,肉梗(音)切小拇指粗细的寸条,热锅冷油,爆香蒜蓉,入咸菜蕾片翻炒,加入多于一碗汤的水量,大火煮沸,改小火慢炖,熬出咸菜蕾的咸香时,再加入肉梗条同煮片刻,关火,盛汤。白瓷碗内汤汁淡淡奶黄,菜蕾黄绿晶莹,肉羹粉红微白,只瞥上一眼,便口舌生津,胃口大开。闺密迫不及待拿起汤勺,轻轻抿一口,不说话,再尝一口,才惊叫:“太爽口了,这汤汁清而不腻,咸菜酸脆,肉条劲道脆口,好喝,好吃。快把链接发给我,我也要买些回家做汤。”

  这是我隆重推出的咸菜蕾肉梗汤,食材都来自我的故乡潮州。如今真是方便,哪怕远隔千里,也能吃到当地的特色。记得有一年,我学生託人千里迢迢从大连带了几包韩国泡菜回来,以满足我这个好吃佬老师的馋虫。现在也是不用费这个精神了。

  我母亲能干,在家自製泡菜,冬日时泡萝蔔,切丁加白糖翻炒,酸酸甜甜,是吃粥的好伴侣。夏日泡豇豆,切来炒肉末,能给苦夏的家人开胃。更多的是泡包菜(捲心菜),切片加火腿肠片煮汤,父亲说有潮州酸菜肉梗汤的神韵。后来,妹妹在网店淘到正宗的潮汕咸菜蕾和肉梗,这道汤就成了我们家餐桌上的常客。

  肉梗,其实就是猪肉卷,父亲叫肉梗,是潮州话的字音,我不知应该是哪个字,就想当然用了这个“梗”。酸菜就是咸菜蕾,是夏日开胃佳品。

   据《周礼.天官》载:“醢人掌四豆之实。韭菹,菁菹,茆菹,葵菹,芹菹,笋菹。”“菹”,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泡菜、咸菜、酸菜。现代科学研究表明,咸菜腌製后产生大量的乳酸,能抑制人体肠内有害菌群和促进消化,还很能刺激食欲。

  人们常说“潮汕有三宝,鱼露、菜脯和咸菜,潮汕人用圆圆的、肥厚的‘大菜蕾’(芥菜心)腌製咸菜,腌製好的菜蕾,黄绿晶莹,酸甜酥脆,香醇爽口,令人垂涎,每每想起便觉口腔里津液丰盈。”

  我父亲自上大学离开家乡,除了退休后回去待过两年,便不曾再回去。他是个最能随遇而安的人,在鄂西小城宜昌落户生根,很多东西都入乡随俗,他着意学一些本地土语,但一口潮州普通话却太有辨识度。在宜昌生活五十多年,他始终吃不惯本地菜的麻辣味,最喜欢酸甜味,曾多次用凤梨下饭,让他外孙惊讶不已,然后也学到了这一招。

  父亲从来不曾教我们说潮州话,任由我们说一口宜昌本地话。我私下猜度,父亲大概是想让我们少一些漂泊感,把他乡做故乡吧。他常说的一句话是“青山处处埋忠骨”,只是他自己骨子里刻着的乡愁,终究还是从一碗汤里流露出来。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