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贵国:港人要增强国家认同

  图:王贵国表示,希望未来内地与香港能更好地互相理解

  1986年,耶鲁大学法哲学博士生王贵国隻身前往香港,受聘于孖士打律师行,虽然不久即回到内地,但受包容、公平自由的社会氛围吸引的王贵国数年后又回到香港,先后于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世贸组织研究中心等处工作。20年来“行走两地”的王贵国表示,现时的香港遭遇到发展中的诸多问题,需要认真地审视和思考“一国两制”中“一国”的内涵,要增加港人认同感,并说清楚“两制”怎么做。他说,虽然现在遇到不少问题,但香港未来必定更加和谐美好。

  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内地,刚刚改革开放不久,在香港工作一年半之后,王贵国离开香港回到内地,先在北京大学教书,又赴加拿大访问。这期间他做出人生重大决定:回归香港。

  在首次赴港之后的第五个年头,王贵国进入香港城市大学工作。

  “香港的科研条件好,信息量大且快,又能有各种机会和全世界的同行交流。”香港开放包容、公平自由的社会氛围,在当时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积极争取加入世贸组织的大背景下,王贵国能够以其专业特长、中国背景和国际经验,迅速成为香港公认的专家学者,并一直和内地保持着良好关系。

  “港独”之祸在不知“一国”

  二十年来,王贵国陆续担任城大法学院院长、香港世贸组织研究中心主席、比较法国际(海牙)科学院香港地区委员会主席、城大司法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等职。在担任城大中国法与比较法讲座教授之时,他是香港在该领域的少数几个权威学者之一,亦是香港唯一的华人法学讲座教授。此外,他还在湖南、浙江等地的高校做特聘教授。20年来,“行走两地”已成为他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

  王贵国表示,过去20年来,基本法在香港得以成功实施,“一国两制”让香港与内地在经贸、教育等多个方面受益良多。不过,香港的法治近年遭遇诸多挑战,非法“佔中”、“港独”之祸等等,这在王贵国看来,是过去香港一直强调“两制”,未有顾及“一国”的内涵。

  “回归之后,大家都没有认真地审视和思考,‘一国’有什么内涵?”王贵国举例说,要宣誓加入美国国籍之前,会先拿到一个小册子,读完要回答问题,其中之一就是效忠的问题,可是拿到香港护照,除了护照能证明自己是中国人之外,看不到是否还有应尽的义务或责任。

  王贵国认为,香港社会当前怨气可能较大,两地在文化上、习惯上的诸多差异导致香港民众无法适应内地人涌入香港。此外,水货问题持续发酵,给周围居民带去诸多不便。这些问题,再由一些政治人物和媒体挑动,就逐渐地转化成政治问题,最后导致两地对立。

  须说清楚“两制”怎么做

  “要减少两地的差异,增强港人的认同感。”王贵国认为,解决这个问题,应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大处要在政策上强调“一国两制”,要尊重“一国”,并说清楚“两制”怎么做,这个大政方针坚决不可以改变。小处则是两地都未有做到的一些细节,比如,香港人也是中国人,但港人到了内地却不能享受相同的待遇,当下,就不可以当兵、不可以考公务员等等,这些问题也应给予考虑。

  在香港生活多年,王贵国认定这里是开放且包容性很强的社会,任何人都能在此生存下来。而他,亦在这里娶妻生子,早已融入其中。

  王贵国说,希望香港与内地在未来30年中越来越和谐,“两地应该有更多的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直至达到相互信任。”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