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方面定调发展方向─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前瞻

  图:本次金融工作会议预料将更加强调金融监管与经济的动态平衡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基本上五年召开一次,集中对下一阶段的机构改革、金融监管、资本市场发展、对外开放等进行部署。按照惯例,今年将召开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由于过去五年是金融大发展,同时也是风险急剧积聚的五年,其间也经歷了股灾、钱荒、人民币贬值等风险事件,这次金融工作会议如何定调下一阶段的金融发展显得非常关键。/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 李慧勇

  根据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4月25日政治局集体学习的精神,笔者认为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从以下五个方面定调金融发展。

  一、更加突出金融安全和防风险

  在2012年的金融工作会议中,尽管也提到“坚持积极防范化解风险”,但其重要性让位于金融创新。笔者预计本次金融工作会议中,金融安全和防风险的重要性将进一步提升。一方面,股灾、债灾、汇率大幅贬值和资本外流、房地产泡沫等风险点频发为金融安全敲响了警钟。另一方面,已经召开的一系列重要会议均表明防范金融风险、保障金融安全的重要性在提升。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

  笔者预计防风险的重点:一是加强金融风险的摸排和监测;二是着力控制增量,积极处置存量,控制槓桿率;三是加大对逃废债等金融违规行为的查处。事实上,2016年底,央行的工作论文《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监测和度量─基于中国金融体系的研究》就已讨论了金融风险的监测。

  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4.25政治局集体学习”中也强调,“准确判断风险隐患是保障金融安全的前提……对存在的金融风险点要胸中有数,增强风险防范意识,未雨绸缪,密切监测,准确预判,有效防范”。银监会和财政部出台的一系列监管文件,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对银行业和地方债务相关风险进行摸底。

  二、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

  主要是以业务监管弥补主体监管的不足,以统一监管替代分业监管的不足。1995年颁布《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保险法》以及1998年颁布的《证券法》确定了金融业分业经营、分业管理的原则。然而当前资产管理业务存在明显的跨市场现象,跨越了传统银行存贷款、券商自营业务以及保险公司传统业务。由于现有的法律框架很难在短期内改变,未来更有可能在分业监管的框架下通过业务监管弥补主体监管的不足,以统一标准替代分业监管的不足。

  此前出现的一系列风险如股灾的处置,充分暴露了中国金融监管协调性不足带来的弊端。因此,加强金融监管的协调也是本次金融工作会议的重点要求。笔者预计一行三会合併的概率不大,比较合理的解决方案是,建立一个专门的一行三会协调架构,并赋予其较高的权威,来协调一行三会的监管事宜。

  三、规范金融创新,明确打击监管套利

  近年来,内地主要的金融创新包括以下几类:

  1.非标融资。非标融资一开始使用的是信託渠道,因为中国的信託法是信託的特权法,只有50家信託公司才有通道融资的权利。而其他金融机构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金融创新,利用资产管理业务法律,包括合同法、民法通则,形成了资产管理的通道业务,将金融投资和实体投资连接起来。最终其他金融机构比如券商、基金子公司、保险公司也都做了非标业务。

  2.同业资金往来。前几年,大小银行间的资金需求主要通过同业拆借、同业代付、同业投资等方式来满足;这几年,方式转变为同业票据、同业存单。尽管方式是变化的,但不同方式的创新都是满足大小银行间资金往来需求的。这些金融创新对大小银行都有裨益:对大银行来说,小银行提供有吸引力的同业存单利率满足了大银行的投资需求;对小银行来说,相比从社会上发产品融资,同业资金的来源更加稳定。

  3.受託业务。过去受託业务的主要参与者是全国社保、大保险公司,后来逐步发展到了银行、保险,同时受託方式不断创新。

  4.结构化产品。不同的风险分担机制催生了大量结构化产品,比如优先劣后、夹层,这些创新使得不同资金在同一产品中承担不同的风险和收益。

  金融创新一方面满足了客观存在的金融需求,另一方面也放大了金融风险,催生了监管套利资金空转等行为。笔者认为,本次金融工作会议将会对金融创新重新定调,通过金融创新和监管的协调,处理好创新的“破”和“立”的关系。对于满足实体经济投融资需求、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金融创新会大力支持;但对于利用制度和监管漏洞套利、聚集过大风险的业务和不当行为则会旗帜鲜明予以破除。

  四、进一步推进金融改革和开放

  在今年6月20日的陆家嘴金融论坛上,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表明要继续推进金融改革和开放。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也表示,“金融改革不是过快了,而是相对滞后”,“要通过深化改革,通过建立完善体制机制,从而有效地防范金融风险”。事实上,中国的资本市场开放也在加快推进。6月21日,MSCI宣布,决定将A股纳入其指数体系。6月21日,人民银行发布《内地与香港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管理暂行办法》,继续推进债券市场对外开放。

  笔者预计金融改革和开放仍将稳步推进。以下几方面的改革和开放值得重点关注:一是金融业的公司治理改革,推动金融机构切实承担起风险管理责任;打破刚兑,健全市场化、法治化违约处置机制。二是金融监管机制的改革。三是疏通金融服务实体的通道,积极规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扩大直接融资比重。四是在完善宏观审慎管理的基础上推进资本帐户开放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资本帐户开放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然选择,但资本帐户的开放应以宏观审慎管理的完善为前提,这也是被国际经验所充分验证的。

  五、强调金融监管与实体发展的平衡

  本次金融工作会议将更加强调金融监管与经济的动态平衡。一方面,“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金融安全是经济稳定的前提,要通过继续推进金融去槓桿,降低金融风险,为经济提供稳定的金融环境。另一方面,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应注重金融去槓桿的节奏,防止去槓桿过快带来的金融动盪及其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在金融去槓桿的过程中,监管和政策趋紧带来了实体融资成本的大幅度上升。贷款平均利率尤其是票据利率大幅飙升,国债收益率和信用债收益率大幅走高均会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

  从监管和政策与经济的动态平衡来讲,笔者预计利率再度大幅走高的概率不大,但在经济出现显著下行压力前,监管和政策仍将保持既定的方向,利率整体也将继续高位震盪;预计融资成本对经济的冲击在四季度可能会体现得比较明显,届时监管和政策的力度可能会稍显缓和,利率可能会有阶段性的下行机会。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