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存管属地化 监管标准难统一

  图:在金融科技时代,金融监管急需用科技来武装

  7月7日,北京出台《北京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办法(试行)(徵求意见稿)》,要求网贷机构应选择该市监管部门认可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签订资金存管协议。就在几个月之前,上海、深圳对网贷存管提出了属地化的要求,掀起关于网贷存管是否应该属地化的热议。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李 莹

  值得注意的是,存管银行属地化不是监管的统一要求。比如,广东省出台的网贷备案登记管理办法(徵求意见稿)没有提及网贷平台存管合作银行的所在地问题,也没有要求网贷平台註册地和实际经营地一致。

  在整治互联网金融乱象的背景下,中央与地方分权博弈、各地监管差异形成的监管套利等问题会直接影响互联网金融未来的健康发展,亟待处理。

  一、对存管银行属地化的不同声音

  首先,从平台角度看,已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多为运营比较正规或积极推进整改合规的平台。对于这类平台,重新更换存管行势必增加合规成本,如属地银行不能支持平台的产品运作,也会对平台正常运营造成风险。据财汇大数据终端不完全统计,目前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中,有112家上线平台不是在属地有经营实体的银行进行资金存管,这批平台数量佔比达上线平台总数的41.79%。

  其次,从银行角度看,目前签订网贷存管系统合作的银行并不算多。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不利于鼓励更多银行积极参与。

  再次,从社会舆论角度看,对网贷存管属地化问题,市场上掀起了广泛讨论,主要有正反两种观点:正面观点指,存管属地化有一定的必要性。存管银行属地化要求有利于监管的便利性、有效性及可操作性,完成监管闭环。此外,属地化监管有利于适当提升存管银行门槛。反面观点认为,存管属地化没有必要。存管银行是否属地化,从业务本质来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都是将网贷平台的资金由银行负责管理,达到保护用户资金安全的目的。目前银行已经实现全国联网,只要拿到授权,监管层完全可以实现异地调去企业流水,并不妨碍检查工作。

  二、监管能力与责任之间的矛盾

  银监会今年下发的《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并没有对存管银行提出地域上的限制。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在这方面从严要求,恰恰反映出监管能力与要求的不匹配。而去年下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银监会及其派出机构,作为中央金融监管部门负责对网贷机构实施行为监管,具体包括制定统一的规范发展政策措施和监督管理制度,并负责网贷机构日常经营行为的监管;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负责对本辖区网贷机构实施机构监管,具体包括对本辖区网贷机构进行规范引导、备案管理和风险防范及处置工作。

  根据中央和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分工的有关规定,非存款类金融活动的监管由中央金融监管部门制定统一的业务规则和监管规则,督促和指导地方政府金融监管工作,由省级政府对机构实施监管,承担相应的风险处置责任,并加强对民间借贷的引导和规范,防范和化解地方金融风险。但网络借贷与小贷业务存在较大差别,小贷业务基本不跨区,而网贷普遍跨地区经营且风险外溢性较大。地方金融办虽负责网络借贷机构管理职责,却缺乏相应的监管手段和政策工具。

  一方面,地方政府承担的网贷机构监管职责,缺乏统一的标准;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并不拥有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监管权,无法及时获取有效的监管信息。权责分离和监管信息不对称造成地方政府在监管过程中不仅被动,也缺乏有效性。

  三、对策建议

  首先,加强监管协调。充分考虑互联网金融活动特点,加强跨部门、跨区域协作,共同承担监管任务,共同落实监管责任。强化行为监管和机构监管,加强跨部门监管协调,加强中央与地方金融监管、地方与地方金融监管协作,建立部门间信息共享,预警信息传递、核查、处置快速反应机制,实现监管全覆盖。

  其次,执行标准统一。监管的目的是要扭转、纠正互联网金融某些业态创新跑偏的局面。对借创新之名行违法违规活动之实的机构予以清理规范。对开展有益创新、合法合规经营的机构予以支持保护,引导互联网金融行业步入正确创新轨道。不同地方政府对网贷机构的管理松紧存在差异,将导致监管套利,与监管的初衷不符。

  再次,用好技术手段。在金融科技时代,金融监管急需用科技来武装。今年5月,中国央行成立金融科技委员会,其中一项重要职责就是强化监管科技(RegTech)应用实践,积极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丰富金融监管手段,提升跨行业、跨市场交叉性金融风险的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长期来看,监管机构採用监管科技将是大势所趋。相信监管科技的运用不仅会提高监管部门的监管效率,也将降低金融机构的合规成本。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