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拟缩表 黄金价格承压

  图:今年一季度全球中央银行的黄金持有量首次超过二千年时的水平

  尽管今年全球经济呈现復甦之势,美联储两次升息,黄金价格在上半年仍有9%的涨幅。6月上旬,随着中东局势再次紧张、美国政局的不确定性及英国大选引发避险需求,黄金价格一度接近每盎司1300美元。此后,市场恐慌情绪逐步缓和,投机者也将Comex黄金净多头削减至一个月以来的最低位。/中银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策略主管 傅晓

  展望未来,笔者预计下半年黄金价格会在每盎司1150至1250美元区间波动。由于美联储计划收紧货币政策并准备开始缩表,黄金将面临下行压力。笔者认为,美元的走势十分关键,6月份由于美国宏观数据令人失望及欧元再度復甦,使得美元承压,但下半年可能会反弹。值得注意的是,中东和朝鲜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尚未平息,这将会为黄金价格提供一个较为坚实的底部。

  美元走势对黄金的影响

  笔者认为,美国的实际利率是对黄金价格最有影响力的因素之一。实际收益率的上升不仅会使持有无收益型资产(如黄金)的机会成本增加,同时也会提振美元。从去年底以来,美联储共加息四次,总计100个基点。但即使有1%至1.25%的政策利率走廊,实际的政策利率仍低于通胀率。对美联储来说,这或许意味着他们正在“减少宽松”,而尚未达到“政策收紧”的阶段。实际上,自2015年12月份以来黄金的表现优于多个市场,在收益率方面不仅领先整体商品指数,还高于美国股票及长期国债(见配图一)。

  自美联储今年6月份决定升息之后,市场的注意力已经转向了下一次加息的时机,以及削减量化宽松的具体细节。美联储点阵图显示今年会有三次加息,意味着今年下半年还会再加息一次。笔者预计,美联储有可能从今年9月份开始将升息与缩表共同推进,但目前美联储偏鹰派的观点和市场参与者偏鸽派的解读存在一定差异。6月份美联储一些官员,包括Dudley和Williams表达了他们对经济復甦的信心,以及目前市场预期的加息路径过于温和等观点。近期数据显示,市场对于今年年底之前还有一次加息的隐含概率仅为52%。美联储主席耶伦在6月28日发表讲话时也表示渐进加息合适,利率将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低位。

  美国宏观经济意外指数(US Economic Surprise Index)自5月份以来持续下跌,此前包括CPI、零售及消费者信心指数在内的一系列数据都令人失望。许多市场参与者批评美联储主观忽视了一些问题,对未来经济增长和通胀前景过于乐观。尽管升息令利率曲线的前端上升,但美国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仍然维持在低位。事实上,每次当美联储加息时,都会导致利率曲线近月端和远月端的利差扩大,这意味着金融市场的收紧并不及预期。

  6月份下旬,纽约联储主席Dudley的讲话引起了市场的关注。他认为,除了通胀和失业等关键指标之外,“金融环境”(是否宽松)也应该是美联储在决定是否升息时应该考虑的因素”。Dudley一再警告称,如果金融环境并没有按照预期收紧,那么美联储应该更加积极主动地提高利率。这意味着,如果从金融环境角度来考虑的话,即使宏观经济以及通胀指标令人失望,美联储仍然有可能决定升息。

  美联储缩表意味着什么?

  美联储在3月和5月的会议上提前宣布缩表(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程序),并且对于每个月到期的国债和抵押形式的有价证券,其滚动至下月的最大价值不能超过此前公布的上限。先期每月减少60亿美元国债的持有量,且这一数额每三个月增加60亿美元,直到十二个月后每月稳定减持300亿美元。住房抵押贷款(MBS)与之类似,前期每月减少40亿美元持有量,之后每三个月多减持40亿美元,直到一年后每月稳定减持200亿美元。美联储将会设定每月滚动上限并会以平稳的节奏进行缩表。

  笔者认为,能否顺利地实施缩表是美联储的挑战之一。美联储发出的信息是一致的,表达了他们的谨慎态度:逐渐缓慢进行缩表政策,避免对市场造成过度冲击。整体来看,资产负债表正常化将会增加公众持有的美国国债的供应量,这会导致国债长期收益率上升,进而收紧金融环境,并因此为黄金价格带来下行压力。到目前为止,金融市场受到来自美联储缩表的预期影响微乎其微。事实上,美国国债价格上半年一直走高,令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降至去年11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

  地缘政治风险有待观察

  欧洲方面,随着Macron赢得法国总统选举并成功取得议会大多数席位,目前不断降低的政治风险是欧元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而且欧元对美元的走强也在近期内限制了美元指数DXY的增长。继法国大选之后,笔者认为,意大利大选将是欧洲下一次面临的重大政治考验。目前,意大利方面尚未确定是否将于今年或明年举行选举。

  多重因素影响黄金需求

  中东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尚未平息,一定程度上会抵销黄金的下行压力。随着沙特新任王储的上任,由于其可能推行一套更加自主、强势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对伊朗的外交政策,中东的未来局势仍是一个未知数。另外,考虑到伊拉克和卡塔尔与伊朗的双边关系及共同开发天然气等因素,沙特未来对伊拉克和卡塔尔的外交立场也可能会变得更加强硬。

  主要由于新兴市场国家扩大黄金储备,2017年一季度全球中央银行的黄金持有量首次超过2000年的水平,达到33426吨。中国、俄罗斯、印度、哈萨克斯坦和土耳其近年来增加了黄金储备。尽管目前中国、印度和土耳其的黄金持有量趋于稳定,但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黄金储备仍在增加。目前中国黄金储备佔中国外汇总量的比例始终保持在2.4%左右的低位,而俄罗斯这一比例为17%,哈萨克斯坦为36%。

  受避险需求影响,截至6月26日全球以实物为抵押的黄金ETF持有量自年初以来已增加9.5万吨。但最新数据显示,黄金的零售需求一直疲软。内地5月份来自香港的黄金净进口量与上月相比减少39%至45吨,为今年1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方面,民间对黄金的需求也在逐渐降低,6月底美国黄金鹰币的销售基数下降至62.6万盎司。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