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首位女通渠工 胜在“唔怕蚀底”

  图:朱运秋称,担任通渠工可服务全港市民,是难得的工作,偶尔获市民称赞,感到莫大满足感/大公报记者赵凯莹摄

  【大公报讯】记者赵凯莹报道:职业无分贵贱,也无分男女,通渠工作日晒雨淋,环境骯脏,但无阻朱运秋(秋姐)服务市民的心。秋姐去年通过渠务署的通渠工考试,“升呢”为全港首位女通渠工,气力虽较男性“输蚀”,但胜在“唔怕蚀底”,获上司称赞“肯学肯做”。

  58岁的秋姐曾任飞机清洁员,在渠务署香港及离岛渠务部直属员工队工作18年,由二级工人做起,负责搬运护栏、清洗通渠用具等。去年部门出现退休潮,在同事和上司鼓励下,她参加通渠工考试,家人起初反对,担心通渠工作太辛苦,但她认为通渠可服务全港市民,十分难得。凭藉18年实地工作经验优势,在25人争夺九个空缺的形势下,她“打低”一众男对手,成为本港首位女通渠工。

  今年二月,秋姐首次成功自行通渠,当日虽非恶劣天气,但独力扭开渠盖,清理渠内垃圾,证明能力不输男性。通渠除了花气力,还要面对恶劣的工作环境,“一开盖,老鼠、曱甴咩都飞晒出嚟!”若遇上大雨水浸,通渠难度倍增。

  秋姐说,最难忘上月中的红雨,大潭道严重水浸,一度要封路。她与同事接报后赶抵现场,在暴雨下紧急通渠,其间要清理积水,垃圾随水在马路飘浮,情况混乱;当完成通渠后,路面重开,甫通车,便有司机向他们竖起“手指公”嘉许,她顿时觉得“再辛苦都值得”。

一句多谢 一支水 大满足

  炎热天气下,途人递上的一支水,一句多谢,都令秋姐感到莫大的满足感。遇到有些人不礼貌对待,“例如见你通紧渠,就急急脚走快啲。惟有忍啰,都唔会唔开心。”

  作为全港唯一女通渠工,秋姐从无小看自己,自知气力“输蚀”,便将勤补拙,多向上司发问,而且“唔怕蚀底”,她笑言“同事平时讲笑话当我系男人”,工馀时同事间会结伴踩单车、跑步和行山,锻炼身体,又结伴参加马拉松赛事,强化团体精神。她说虽然工作辛苦,但可以克服,不认为女性身份影响工作,她鼓励更多女性投身渠务业,服务市民。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