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香港与国家联繫注入正能量/杨 坚

  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号编队早前莅临香港,参加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特别行政区二十周年活动,引起香港居民关注。

  香港回归祖国以来,中国海军编队先后于二○○一年、二○○四年、二○○九年和二○一二年来港,但是,这一次对香港社会的影响更大。不仅因为这是第一次让香港居民近距离看到国家的第一艘航母,随行的三艘军舰,导弹驱逐舰“济南”号、“银川”号和导弹护卫舰“烟台”号,都是国产先进军舰,展现了国家武装力量的迅速壮大。而且,无论香港、国家还是世界,都处于前所未有的变迁的重要阶段。

  中国梦进入攻艰克难阶段

  同中国海军上一次来港的二○一二年比,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进入了关键阶段。由于这一调整的主题是全球重心由过去五百年一直在西方(欧洲、北美)向东方(亚洲)转移,二○一七年以来,中国在抗全球化逆风中展现强有力作用,为这一调整树立了里程碑、打造了转折点。

  就在辽宁舰编队进入香港的同一天,二十国集团领导人聚集德国汉堡举行第十二次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题为“坚持开放包容 推动联动增长”的重要讲话,明确指出,“我们要坚持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大方向”,“我们要共同为世界经济增长发掘新动力”,“我们要携手使世界经济增长更加包容”,“我们要继续完善全球经济治理”。总之,为推动全球化健康发展,建设各种文明取长补短、包容共济、合作共赢的二十一世纪人类命运共同体,注入了强大正能量。

  同中国海军上一次来港的二○一二年相比,中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復兴的中国梦进入了攻艰克难的关键阶段。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国家博物馆,习近平主席在参观“復兴之路”展览时,第一次阐释了“中国梦”的概念。他说:“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我认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復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

  他指出,到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一定能实现;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一定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復兴的梦想一定能实现。经过近五年努力,国家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生态文明等五个领域的建设都取得了卓越成就。

  习主席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指出:“当前,我国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将制订实现第一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最后五年的行动纲领。从而,为实现第二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开创新局面。

  “一国两制”实践的转折点

  同中国海军上一次来港的二○一二年相比,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进入具决定意义的转折阶段。过去五年,“一国两制”所遇到的最大挑战是,走向普选的政制发展是沿着《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指引的方向,抑或为反对派所劫持而偏离正确方向?从表面看,二○一七年普选行政长官机会被反对派扼杀、“本土自决”和“港独”势力抬头,是“一国两制”实践遭遇曲折。从本质看,那一切是“一国两制”与时俱进所不可避免的。

  人类歷史一直是正反两股力量相互激盪而曲折前进的。不同国家不同歷史时期或阶段的正反两股力量所展现或代表的内容不同,但是,发展的辩证规律是一致的。根据国家宪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一国两制”的前提和基础是“一国”。但是,主要由于歷史因素,在特区第一个五年,香港社会主流关于“一国两制”的理解和实践讲“两制”而忽视“一国”。特区第二个五年至第三个五年,经济开始讲“一国”而政治愈益强调“两制”差异。第四个五年即过去五年,则演变为政治强调“两制”差异与经济讲“一国”激烈碰撞。

  从二○一一年底、二○一二年初以来,香港出现逆两地经济一体化潮流,“本土主义”冒起。二○一四年“佔中”运动以后,“本土主义”恶化为“本土自决”和“港独”,意味着政治“两制”差异与经济一体化之间的碰撞走到了必须协调的临界点和转捩点。

  同以往国家领导人在庆祝香港回归五周年、十周年、十五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对照,习主席在庆祝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讲话中,回顾香港与祖国被迫分离的歷史,格外细緻而动情。他说:“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初,区区一万多英国远征军的入侵,竟然迫使有八十万军队的清朝政府割地赔款、割让香港岛。鸦片战争之后,中国更是一次次被领土幅员和人口规模都远远不如自己的国家打败,九龙、‘新界’也在那个时候被迫离开了祖国怀抱。那时的中国歷史,写满了民族的屈辱和人民的悲痛。”

  而今,香港居民目睹国家强大武装力量,放眼全球激剧变迁,应当明白香港的命运从来同祖国紧密相连,辽宁舰来港,无疑为加强香港与国家联繫注入了正能量。

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