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判决维护人大释法权威/张学修

  日前高院就刘小丽、罗冠聪、梁国雄及姚松炎去年10月12日于立法会的宣誓,裁定各人行为不符“严格形式和内容规定”及“拒绝或忽略”作出立法会誓言,四人宣誓无效,同时被撤销立法会议员资格,并由宣誓日起生效。

  法庭是次判决是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年11月对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及参考《宣誓及声明条例》而作出,包括“宣誓人必须准确、完整、庄重地宣读法定誓言”、“宣誓人必须真诚、庄重地进行宣誓”及“宣誓人必须真诚信奉并严格遵守法定誓言”。法官区庆祥在判决书中强调,2001年“庄丰源案”的判决,已列明人大释法对香港所有法庭都有约束力,而人大对基本法的解释就是有关法例真正的意思。

  判决对特区影响深远

  是次判决对于香港的宪政体制、法治权威具有相当深远的影响。在香港法治基石层面,此举有力维护特区基本法与“一国两制”,维护法治精神核心价值。同时通过规范激进分子的言行,明确立会议员的职责,一扫立会不良风气。而在香港政制层面上,判决更从整体上维护了特区体制健康运作,为香港未来的发展打下牢靠基石。

  早在去年人大常委会就香港议员宣誓行为释法后,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就指出,人大释法与香港基本法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各方面须一体遵守和执行。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亦解释,人大释法与基本法一样,具有宪制性地位,香港司法机关应依从。

  此次法院在判词中亦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对宣誓有明确规范,包括必须真诚庄严等,重申释法对香港法院有约束力。同时特别阐明,不认同各被告指本案是针对性令某些人失去议员资格,具有“政治动机”。相反,法庭是根据本案中宣誓人当日的行为、态度、言词内容,以常理客观分析已发生的事实,最后裁定四人行为刻意违反立法会宣誓要求,因此失去议员资格。

  近年来,香港激进势力一直打着各种旗号,以实际行动曲解甚至挑战基本法,更煽动年轻人付诸不法手段。去年人大就立法会议员宣誓问题释法之际,就有声音质疑释法的法律权力。因此,此次高院就刘小丽、罗冠聪、梁国雄、姚松炎在立会宣誓的行为进行判决,是一次去芜存菁、维护法治、弘扬正气的必要之举。   而区庆祥法官在阐明以基本法和人大“释法”作为裁决准则之后,又一一具体指出了四人当日各自行动当中违规违法之处。因此这更是一次依法办事,依足法律程序进行判决的公正举措。四人试图反咬一口,称判决是“政治打压”的说法毫无理据,不过是“跳墙”之举。

  人大释法权力源自宪法

  当前香港社会从判决中认识到的另一点,是再次认清人大释法的法律权力,为今后香港处理有关争议,打下良好的法治基石与共识。   香港基本法的法律权力来源于宪法,而国家宪法是属于在一国领土范围(包括香港在内)的根本法,具备最根本的效力,包括对香港基本法的效力。因此人大释法的最终权力来源是宪法。而基本法第八章第158条也为人大释法提供了法律依据。

  此次法院在判决中也明确指出,是次判决是根据人大释法对基本法当中有关条例而作出。这是在国家从人大释法层面维护基本法在香港的落实后,香港法院所作出的必要、积极的回应。从根本上维护了香港司法体系的有效运作,并对不法行为进行了应有的法律惩处。

  人大释法作为香港法治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维护其在特区的落实是香港社会的职责。此次为今后相关事件的处理提供了很好的案例,同时也以实际的判决,正面、积极地维护了人大释法在香港司法体系中的权威性。

  香港在经过多年的政争与矛盾之后,社会亟需维护法治、公平、正义的声音及实际行动。而特区也一直存在激进分子,一再升级实际行动,试图破坏社会的正常体制与法治。港人对此容忍多时,而社会发展已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此次判决不仅在法治层面、政制层面、立法会层面积极维护了特区根本利益,同时更以实际的判决落实了人大释法对有关宣誓行为的规范,是香港彰显司法制度与优势的正面、积极、成功的案例。而香港也应以此重新凝聚法治之风,确保特区运作顺畅,长远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中华出入口商会会长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