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何其多/阿 浓

  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三十周年会庆,七月十六日举行盛大研讨会,晚宴上由当地作家介绍他们的写作状况和感受。

  我说由中国内地港台初到温哥华的写作人,为当地美丽的环境吸引,会描绘种种自然美景。可是四季循环年年如是,樱花开了又谢,枫叶红了又落,总不能老写这些。

  我是如何面对这困境的呢?

  一是从故纸堆里寻宝,把中国古典中有趣的、有意思的故事加以改编(效法鲁迅先生写《故事新编》),结果反应良好,成为老师和同学都喜欢的文化补充读物。第一本《老井新泉》一九九七年初版至今,已第十八次加印,累计共销二万册,在香港这绝对是一个可喜数字。随后我就不同范畴再写了五种,反应也很不差。

  除从古典中找题材,我也在“新潮”中寻灵感,网络文化中出现不少新词,其来源,其解释,其社会意义,皆可一谈,我写了一本《时代新词》。

  我介绍个人经验后一位诗人发言,他说他完全没有题材缺乏的烦恼,心中充满诗情,只愁来不及写。我想作家多是多情人,如果不理市场,的确可以每天畅写若干首。难怪此地诗人辈出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