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暴涨背后缘由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 周 浩

  美联储已经失去了掌控市场的魔力,正像欧洲央行一样,不管其如何表态,市场都不会改变本身既定的交易策略。对于美联储来说,已经让市场看了所有的底牌,最后市场还是给予无情一击:原来你没有大王!只要没有通胀,市场会永远质疑央行加息是否正在犯错误。另边厢,市场也永远会质疑欧洲央行是否宽松到头——至少欧洲的经济增速比美国还要高。

  欧洲央行无力反击,甚至美联储也在昨天的会后声明中表示通胀前景堪忧。在这种状况下,欧洲央行只能任由市场肆虐,任其将资产价格推高,这个时候,欧洲央行即使表态说资产价格存在泡沫,市场就会主动反击:你不是说通胀才是你的目标么?怎么又管上资产价格啦,先达到通胀目标吧。

  美联储的经济学家们也很无奈,去年底来势汹汹的“再通胀”浪潮下,似乎顺势将通胀预期调高才是符合逻辑的,但现在,大家发现通胀荡然无存,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所有政策几乎都遇到瓶颈。当初大家在“交易”特朗普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到这些看似革命性举措面临的下行风险么?

  短期来看,市场只能做空美元。但从头寸上来看,欧元飙升也是因为市场在还过去几年欠下的旧帐。昨天是德拉吉表态会竭尽所能拯救欧元区的五周年,五年前他说出了那句著名的“do whatever it takes”。五年后,他至少暂时拯救了欧元区,欧元的空头们开始被迫平仓。

  以下配图就反映了这样的状况,图中的红线是欧元兑美元的五年期跨货币掉期(CCS)的基差价格,图中的蓝线是欧元兑美元的汇率,CCS对应的是右轴,在过去的五年中,这一价格一直为负值。换句话说,如果在市场上拆入欧元,并通过CCS掉期转为美元,其利率要比直接拆入美元还要高。

  我们知道,理论上来说,拆入任何一种货币A,并用CCS转为货币B,应该与直接拆入货币B的利率无限接近。欧元与美元CCS的基差为负值,事实上表明市场看空欧元的情绪一直存在,市场认为欧元有贬值的压力,于是需要在利率上进行一定的补偿,否则就应该直接借入美元。从图形上来看,2014年曾经出现过短暂的CCS基差接近于零的状况,而当时的欧元汇率为1.40,此后欧元暴跌,基差也明显下行。而目前基差开始出现修復,欧元也开始上行,这说明市场的空翻多仍在释放过程中。

  五年前希望拯救欧元区的德拉吉成功了,只是他也会在未来面临欧元大幅升值带来的压力。但不管他说什么,市场在头寸修復过程中,根本没有心思去管官员们的表态。

  从根本上来说,没有通胀、没有失业,只有资产价格飙升,这样的理想状况是不存在的。市场也很清楚,在这个欧央行官员们都在休假的夏天,赶紧捞上一票才是正途,在下一个“幺蛾子”出来之前,让自己有馀粮可以抵挡市场波动,才是真正好的交易策略。

  因此,大家仍然会顺势交易,在外汇世界里,目前底部特徵最为明显的欧元和澳元,将不可避免成为资金流入的集中地。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