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过度繁荣或会拖累经济

  图:如果任由金融业不断自我衍生发展,势必会对实体经济带来“无功”消耗

  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首席研究员、副总经理 周昆平

  《财经》杂誌七月刊登了美国布兰迪国际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斯蒂芬.塞切蒂(Stephen Cecchetti)与国际清算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埃尼斯.哈鲁比(Enisse Kharroubi)的一项最新研究成果。研究表明,当信贷相对较低或金融部门就业比例适中时,较高的债务水平推动经济增长。但这有一个阈值,超过这个阈值,金融就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而且,当一个国家的政府、企业或家庭债务超过GDP的100%时,生产率增长会更慢。对于与现代经济社会高度发达的金融业来说,这些结论可能是颠覆性的。/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首席研究员、副总经理 周昆平

  塞切蒂与哈鲁比的研究得出以下结论:

  首先,金融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当信贷相对较低或金融部门就业比例适中时,较高的债务水平推动经济增长。但是这有一个阈值,超过这个阈值,金融就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现在有大量的证据表明,当一个国家的政府、企业或家庭债务超过GDP的100%时,生产率增长会更慢。

  与生产率增长负相关

  其次,金融部门增长与生产率增长之间明显的负相关关系。两位学者通过对二十多个欧美国家三十年之间的面板数据(Panel Data),做了一个简单的增长回归,检验了各种用于金融部门增长的措施并控制了初始条件、通货膨胀、政府规模、贸易开放度、人口增长、投资佔GDP的比例、金融危机的发生等情况。研究表明,生产率和金融部门增长之间存在着稳健的、经济意义上的负相关关系。换句话说就是,金融部门增长越快,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就越糟。

  再次,金融与经济产生背离的机理在于,金融往往倾向于支持较低生产率的产业。塞切蒂与哈鲁比通过研究假设和数据验证得出结论,由于金融往往倾向于支持较低生产率的产业──这样的产业通常拥有相对容易用作抵押的资产。一些项目之所以比较容易获得金融支持,是因为这些项目在生产中更为依靠有形资本或能够生产出更多的有形产品。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的资产或产出越有形,就越容易将其作为贷款担保。

  塞切蒂与哈鲁比研究成果进一步表明:金融过度繁荣不会促进经济增长,因为信贷繁荣往往伤害了经济增长的引擎──即资产有形比例较低、或研发密度较高的产业。

  从这些结论以及全球金融危机中的经歷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任由金融业不断自我衍生发展,势必对实体经济带来了“无功”消耗,当金融业这种“无功”消耗越来越大的时候,必然会对经济体系带来伤害?

  这类问题不仅对于世界市场,对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同样适用。中国金融业一直呈快速发展态势,尤其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信用规模大幅度地扩张。2016年末,中国政府部门的槓桿率约为46.5%,如果算上政策性银行债、地方政府或有债务的更宽泛的政府槓桿率应为62.3%。居民部门槓桿率为44.9%。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槓桿率约为146%。三部门合计,总体槓桿率水平约为256%,大大超过塞切蒂与哈鲁比两位学者研究的100%水平。

  警惕资金脱实就虚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随着金融的扩张,资金“脱实就虚”,金融体系体内循环,资金价格不断高涨,社会槓桿率不断攀高,类金融平台甚至以P2P为外壳的“庞氏骗局”涌现。此外,资金向房地产市场聚集,这些年房地产价格飞速上涨,楼市过热成为持续性的舆论焦点。而中小企业或者科创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始终未得到有效解决,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无功”损耗可见一斑。

  近日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让金融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事实上,中国仍是一个以实体经济为主的经济体,还不宜把金融业作为一种支柱产业,因此,如何平衡金融业与实体经济的关系?

  如何面向实体经济来引导金融资源配置?在多大程度上鼓励金融业的创新和发展?是中国当前经济发展需要重新审视和思考的重大问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