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代状元卷说状元/姜舜源 文、图

  图:山东省青州市博物馆藏国家一级文物《明万历状元赵秉忠廷试卷》

  明万历二十六年(一五九八年)戊戌科进士考试,年仅二十五岁的山东青州士子赵秉忠,继上年秋天乡试中举后,这年春天进京赶考,连考连中,一举夺魁,得中状元,少年得志,平步青云。山东省青州市博物馆藏国家一级文物《明万历状元赵秉忠廷试卷》,正是他当年廷试的试卷。这是目前已知我国古代科举考试留下来的唯一状元卷。此试卷为纸本,摺页式,共二十二摺,两端各有一硬纸封面。其中每折宽十四点一厘米,天头八点六厘米,地脚三点三厘米,中间行文高三十五点七厘米,通高四十七点六厘米。全长合计三点三米。现存该考卷以三层宣纸裱褙,封面、封底为绫子装裱。估计这些裱活,是在赵秉忠或其后人得到当年这份试卷后,为更好地保存而精心装裱的。殿试卷原状应该是单层书写纸。

  防范舞弊弥封严密

  明清进士考试分为两场。首先是礼部在北京贡院举行“会试”,取中的称为“贡士”;接下来对贡士们进行第二场考试,皇帝在宫中亲自主持“廷试”(又称“殿试”),才能最终确定考中进士。整个考试过程都是在严格保密状态下进行的。明代“廷试”在皇宫奉天殿(清代太和殿)或文华殿举行;清代自乾隆后期起固定在保和殿举行。廷试由皇帝亲自命题,礼部印製考卷,然后密封存放,殿外由御林军站岗守卫。考试那一天,皇帝亲临保和殿考场,读卷官当廷开启密封的试卷,向考生们昭示大公。接着是考生书写答题,从日出开始、日落收卷。

  答卷收上来之后,当即将考卷前部的署名部分弥封起来,然后集中在宫中文华殿,由皇帝指派的阅卷大臣们批阅。因为署名弥封,大家并不知道其作者为谁。阅卷大臣们在阅卷这几天里对外隔绝,不能离开文华殿半步,吃饭、睡觉都在文华殿区域内。这一区域此时对外完全封闭,墙外是御林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大家把考卷都批完了,就开始“磨勘”环节,就是要再一次切磋比较,统一标准、尺度,以免有人掌握得宽、有人掌握得严。最后排出初步的名次,列表报呈皇帝,前十名考卷也全部呈皇帝亲批。到这时,弥封的姓名处才拆封,知道考生是谁。实际上皇帝往往不但看前十名的考卷,有时还看得更多,道光皇帝甚至连顺天府(北京市)乡试举人的考卷,都要来亲自过目。

  这件考卷可以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当初弥封部分,佔两开半即五页。其中第一页即封面里,为篆书“礼部之印”四字方印的左半;第二页上方钤“礼部之印”整印;第五页又是“礼部之印”左半。按《明史.选举志》记载:“试卷之首,书三代姓名及其籍贯、年甲,所习本经(即“四书五经”里最专攻的部分),所司(即承办考试的礼部)印记。”此卷这部分文字正如此:“应殿试举人臣赵秉忠(佔一页)。应殿试举人臣赵秉忠,年贰拾伍岁,系山东青州府益都县人,由廪膳生员应万历贰拾伍年乡试,中式。由举人应万历贰拾陆年会试,中式。今应殿试。今将三代脚色并所习经书,开具于后。三代:曾祖绅,故,不仕;祖通,故,不仕;父禧,存,仕。习《诗经》。”其中完整交代了考生的科班经歷:他由享受官府奖学金的秀才,于万历二十五年(一五九七年)考中举人,翌年即进京赶考,于刚刚进行的礼部会试中被录取,今天前来参加陛下亲举的殿试。如今内地高考试卷卷首考生姓名、准考证号、身份证号等等,也採取这样的弥封处理。

  戏说状元真实状元

  第二部分从第六页开始,钤楷书“弥封关防”长条印记,说明之前的内容全部被弥封,这一页是暴露的第一页,顶头是万历皇帝最终做出的御笔朱批:“第一甲第一名”。紧接着是赵秉忠的答卷正文十五页,每折页六行,满行三十二字,全文共二千四百六十字,工笔小楷书写。一天的答题时间,考生起草、修改,最后誊清交卷。故卷面一气呵成,无一处涂改。正文通篇无标点符号,现存朱笔圆圈句读,是阅卷官标出的。赵秉忠的字体明显是学习曹魏钟繇和东晋王羲之、王献之小楷一路的书风,字迹古朴、苍秀,有浓郁的书卷气,与清代状元黑光亮丽的墨迹有所不同。

  这是一篇殿试策问,考题是“问帝王之政与帝王之心”,让考生把古圣贤的说教与现实施政相结合,阐发自己的看法和主张。赵秉忠紧扣“政”与“心”,提出“实政”和“实心”,然后展开论述,最后归结为“实心先立,实政继举”,不但自圆其说,而且的确有一定认识高度。如今研究者对于其文字内容,有两极化评论。以往否定科举制,就说是套话废话;后来肯定,又推崇备至。实事求是说,一位并无从政经验的书生,所言都还是理论上的见解,与实际工作未必完全契合。明清两代录取进士后,通常是选拔其中佼佼者入翰林院深造三年,翰林们的主要职责是起草朝廷文件,基本职责是编修前代皇帝的实录、国家会典等等,通过这项工作熟悉国家大政方针和政务。在明代,还有一部分进士被分配到各部门去实习,称为“观政进士”。传统戏剧或影视作品里,经常出现中状元被“招驸马”,或者马上被任命为“八府巡按”。这多半是演绎,不符合歷史事实。

  紧接着正文之后,是“读卷官,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臣张位”等详列头衔的九位读卷官的朱红楷书印戳,佔两页;最后卷尾印有“印卷官,礼部仪制清吏司署郎中事主事,臣朱静循”大字一行,佔一页。这三页是第三部分。答卷正文前后都加印戳,实行无缝连接,都是为预防舞弊的。既保证考卷的真实性,同时也明确责任,如出现任何纰漏,每位任事官员都难辞其咎。值得留意的是,这些官员上至一品大员宰辅,下至“七品芝麻官”处级干部主事,都不过是“读卷官”以下的职位,既无乡试那样的“主考官”,也无“同考官”(副主考)。原来,殿试主考官就是万岁爷,谁敢争主考官、同考官啊!取中的士子们是“天子门生”,与大臣们一样,只不过入朝先后不同而已。

  秀才遇大兵状元对权阉

  赵秉忠(一五七三至一六二六年),字季卿,号岐阳,明青州府益都县(今山东省青州市)郑母村人,出身书香门第,从父亲起开始出仕。赵秉忠自幼天资聪敏,品学兼优。晚明顾鼎臣《明状元图考》说他,少负奇才,以公辅自期。十五岁时参加升府学考试,青州知府唐维城发现他的才华,称赞他是东鲁地区的三国才子马良。还说他进京赶考住在旅店,忽一日见自己的双靴自动跃上床,不几天果然金榜高中。他中状元后,先后任翰林院编修、侍读学士。万历三十一年(一六○三年),担任礼部会试“同考官”;四十年(一六一二年)升任詹事府官员,出任江南乡试主考官,晚明抗清名将孙承宗还有张玮、姚希孟、周顺昌等,都是他主持乡试时取中的。接着升迁为礼部侍郎(副部长)、“直经筵”,就是给皇帝讲经。天启皇帝继位后,朝中秉笔太监(太监首领)魏忠贤当道,史称“阉党专擅”。魏忠贤不断打击排斥赵秉忠,赵秉忠则我行我素。魏忠贤恨之入骨,不停地在天启皇帝面前诋诬赵秉忠。年轻的天启帝对赵秉忠印象良好,说:“是着短袍讲经那位吗?那人忠心耿耿,我正想重用他呢!”面对奸臣当道,朝政日非,他只好多次上疏,请求告退。因为天启帝器重他,给他晋升为礼部尚书后,才办理致仕退休。回乡不久,因受挚友刘钟英案件的牵连,被冠以与刘钟英拉帮结派的罪名而削官夺禄。阉党为祸愈演愈烈,被捕入狱的人越来越多,朝政更加不可收拾。天启六年(一六二六年),赵秉忠愤懑而死,时年五十四岁。崇祯初年,朝廷为他平反,恢復官位,赠封太子太保、光禄大夫,謚号“文敏”,按大臣礼节在洗耳河畔重新安葬。

  赵秉忠一生勤奋,著有《江西舆地图说》一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