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足功课互相信任──《建军大业》导演及演员畅谈感受

  图右起:导演刘伟强,演员张天爱、朱亚文接受大公报记者专访

  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献礼电影《建军大业》正在香港上映。作为“建国三部曲”的第三部,《建军大业》首次由香港导演执导,亦是首次在选角上採用如此多年轻演员。影片未上映就已引来话题。有人说这是一部“宣扬主旋律”的合拍片,也有人质疑让“小鲜肉”来演伟人,演技是否合格?记者专访了导演刘伟强、朱亚文(饰周恩来)和张天爱(饰宋美龄),听听他们对这些问题的回应,以及在电影创作过程中的所思所想。/大公报记者 刘晓宇 文、图

  记者:现在很少有导演自己揸机拍戏了,为什么您还坚持亲自上阵?

  刘伟强:自己揸机是一种“感觉”。做摄影师的知道,有些画面差一点就是不完美,没有那种感觉,自己揸机更容易找到想要的感觉。包括演员演戏,当他们看到导演亲自揸机,那种感觉会散发多一些出来。电影是靠摄影机来讲故事,摄影机就等于写故事的一支笔。摄影机对我是一个手法和工具。

  刘伟强:多做功课恶补歷史

  记者:当您第一次接到邀请执导《建军大业》的时候,有怎样的想法?最终为什么会选择执导这部电影?

  刘伟强:听到找我拍这个题材时我的感觉是:“吓?……哈!……啰。”然后我问:“我得咩?”投资人说:“得,点解唔得。”我说:“真系得?”“得!”我觉得人家给我们信心,这么大胆,让我来拍一部这么大题材的戏,我当然很开心。但我也说要“听下古仔先。”听了几段故事,看了剧本,觉得好有电影感,这个是很吸引很吸引我的。好多人怀疑“香港导演你懂不懂啊?”我就去找资料看,向歷史专家请教,去南昌、井冈山看看、感受一下,做很多功课补歷史,投入到这个事情里面。

  记者:这部电影起用了很多年轻的演员,李易峰、张艺兴、欧豪、刘昊然、马天宇、鹿晗等等,导演是否特别喜欢用年轻演员?

  刘伟强:我觉得同一班年轻人拍戏会让我自己都变年轻。无论台前幕后,都需要新人。我自己的crew(团队)都想搵好多年轻助手。有的人拍东西一直在重复,我是一个不想重复的人,所以每一次我都尽量用新人,这也是我们要为电影界做的。电影需要激情,老了可能就慢慢没了那种激情。

  记者:用年轻演员存在一定风险,可能经验不够,有些场合会紧张。您如何评价此次参演的年轻演员在电影中的表现?

  刘伟强:需要年轻人,当然也要给他们信心。拍之前我同他们开会、聊天,给他们一些资料,用一些方法同他们沟通,陪他们走位,等等。其实这班年轻演员都有演戏经验,只是大家可能觉得他们未够老练。但不可能刚刚出来就“演技非凡”,我们要包容,给他们机会。

  朱亚文:调度走位配合愉快

  记者:朱亚文在此前的採访中多次提到最难忘和导演拍的最后一场戏(“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对于观众来说,体会到的可能主要是画面的震撼。作为演员,能不能跟我们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朱亚文:那场戏是大屠杀发生之后,周恩来从教堂出来。我准备好所有服装妆容后进现场,红色的“血水”已经布满街道。我一进现场,导演就说:“music。”然后播放《舒特拉的名单》(内地译《辛德勒的名单》)里的配乐。当时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所有的演职人员都进入了状态,我觉得是大家在创作过程中可能体会过的那种,完全投入的瞬间。导演看看我问:“OK吗?”我说“OK”,他就拿起机器开始拍,没有更多的语言交流。现场彷彿就只有我和导演两个人在无声地对话,我走位,他调度,我进入我的情绪和我的世界,导演是一个在我身后,对我充满信任的记录者。

  记者:张天爱是第一次与香港导演合作,与香港导演合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张天爱:其实我觉得每个导演身上都有自己不同的气质。在拍摄上没有障碍,演员学习的都是表演,工作都是在剧组进行创作。不管来自哪,大家都在进行创作这件事情。

  记者:亚文已经不是第一次饰演周恩来了。五年前,你在电视剧《我们的法兰西岁月》中饰演过周总理,五年之后,你在刘导演执导的电影中再次饰演他,演技和心态上有什么不同之处?

  朱亚文:我觉得是角色阶段性的不同,促使我在表演状态上发生一些变化。《建军大业》里的时期非常特殊,“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这段时期在以往的作品中没有全面展现过。片子的力度非常强,那个时期周恩来内心的压迫和重创是很值得描绘和揣摩的。以这样的一个心理动机为起点,整部片中他的沉痛感一直在。那个时候他二十九岁,身边都是年轻人,大家靠道德信仰、热血、对国家改造的盼望跟随他。他肩上有无比庞大的责任,每一个决定都非生即死,所以我觉得那种“紧张感”特别值得揣摩和拿捏。

  张天爱:我不敢像宋美龄

  记者:提到宋美龄,大家脑海中就有一个形象,这样的形象对天爱塑造角色有压力吗?您觉得演宋美龄演得像吗?这部电影里面的宋美龄与大家所认知的形象一样吗?

  张天爱:宋美龄这三个字对于很多女孩来说可能都是一个目标的存在。我真的很怕有人问我:“你觉得你跟她哪里像,你来扮演她?”真的不敢像,完全不敢像。(朱亚文:我也怕。)因为宋美龄是一个精通琴棋书画、几国语言,社交能力很强,非常聪慧、有气质,代表了时代女性的一个标杆性人物。我觉得内心压力很大,做了很多功课去揣摩她身上的特质,拍戏时我会想在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她是不是傲娇的,是不是可爱的,也会分析宋美龄在那一年年龄多大,她和蒋介石的爱情到了什么节奏。我听到各种各样的回响,但我觉得网上的评论没有什么,有不好的就去改变、学习。

  记者:对于内地观众来说电影里的角色大家都很熟悉,但香港观众可能就比较陌生一点。三位觉得港人看完后会有什么感受,希望这部电影带给港人什么?

  张天爱: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就是好看,是一个全新的视觉体验,如果是歷史题材电影,它没有什么门槛说只针对一个地区的人。刘导演完成了一个不管是年轻还是年长的人都能看的电影。它的视觉效果是很震撼又很青春的,年轻人走进电影院能用最快的时间学到最多歷史。

  朱亚文:好看是第一位,我们在创作时并没有说要传递什么、教导什么,而是凭着对于这段歷史的尊重,在导演带领下对于情节的高度把握,创造一个好看的电影。当这部电影好看到感染到你,我说的不是事件,也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整体的气氛感染到你的时候,我相信真正被感染到的人,会去追溯这段歷史的源头,这就够了。

  刘伟强:希望香港观众从前不了解歷史的,可以从中接收到一些信息。

  记者:今年是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香港与内地的合作越来越紧密,电影界就体现在“合拍片”上,越来越多电影人北上,您的《不再让你孤单》、《血滴子》都是如此,您如何看待合拍片?

  刘伟强:我没有分的啦!其实电影好奇怪,它是不分地域的。我去美国、韩国拍都可以。电影没有语言的限制,大家觉得我的普通话差,“估下估下好似更加有运行,几得意。”我觉得电影是无地域之分的,现在市场这么大,大家一起拍戏。这个point好重要。我们要open,不应该故步自封,要包容、学习,我拍了那么多戏都还在学习,每次合作,每个人身上都有东西学,大家虚心一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