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在深圳“一地两检”是个假选项/陈文鸿 钟民杰

  图:不在香港实施“一地两检”,会带来更多麻烦

  近日,“一地两检关注组”成员梁启智博士声称,自己并非完全反对高铁“一地两检”,只是希望把实施的地点迁至深圳,向市民提供所谓的“其他选择”,云云。显然,梁先生善于以“专业”的包装吸引传媒眼球,然而,事实上他并非专业的政策研究员──他从不提及自己提出的方案在实际运作上是否可行。

  其所谓“主张”的第一个可笑之处就是,错误地把深圳市当成一个站点,而不知道深圳市是一个拥有四个高铁站的副省级市。在现实里,从西九龙总站出发的高铁“短途”旅客不会如某些人想像般都在同一个站点下车,希望前往深圳市东部的旅客就会选择深圳坪山站,而非福田站。假如这些人不偷换概念,仅仅在“一地”而非“多地”执行“两检”,必然意味着大批“短途”旅客需要中途下车接受检查。“短途旅客不受影响”的说法便不能成立。

  短途旅客更受影响

  随着广东高铁网络逐步扩展,将会令“短途”范围内的高铁站点数目大幅增加,不在香港实施“一地两检”的麻烦只会越来越大。珠三角不只有广州和深圳,东莞和惠州亦是港人的热门目的地。今天,东莞只有虎门一个高铁站,但另一北上干线赣深高铁预计三年内落成,并会在塘厦设站。惠州也因为这条高铁干线的建设,将新增仲恺、惠州北和博罗北三站。倡议者显然没有闲情逸致照顾前往这些地点的“短途”旅客,因为高铁缺乏客流反倒为“关注组”政治攻讦大开方便之门。

  另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方在于,开口闭口“参考蛇口”的倡议者果真把高铁当成深圳湾的跨境巴士。时常往返内地的旅客都知道,仅仅因为中途上落车检查所花的时间无法确定,就使重登巴士离开关口的实际时间难以精准地掌握。高速列车服务与跨境巴士不一样,更讲求准时可靠,发车时间不可以如跨境巴士般弹性调整。任何延误都有可能妨碍其他列车正常运行。不难想像,就算大批乘客未能赶赴指定站台重新登车,高速列车也必须准时离开。

  高铁不是“跨境巴士”

  一些人会推说:跨境巴士旅客平日也未必能乘坐原车继续行程,滞留深圳的高铁旅客乘坐下一班列车,问题不就迎刃而解吗?先暂且不论旅客因此而出站再入站的时间与麻烦,其所不敢正视的现实是:今天的国家高速列车服务深受民众欢迎,尤其是在广深港高铁这类极度繁忙的干线上,要做到即时买票随到随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当内地已开始讨论是否应该在广州与深圳之间再兴建一条高铁,要求以深圳频密的高速列车作为港人“备胎”,显然是件不切实际的事。

  梁启智博士很喜欢拿着过时的数据作为提出质疑的唯一根据,不是因为这样做会得出较好的判断,而是他希望把整个政策讨论变成数学练习,以空洞的数字掩饰他没有能力去捕捉现实世界正在或即将发生的变化,及利用不完美的资讯来剖析对高铁的影响。

  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