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范长江採访经验/张 茅

  图:上世纪三十年代风行全国的《中国的西北角》/网络图片

  范长江,《大公报》记者,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新闻界著名记者。

  一位新晋记者曾问,採访新闻有什么杀着,写新闻专题怎样有自己风格,可否过一两招。我随即想起范长江,提议他找范长江的文章和书看看,不用担心以前的一套今日是不是适合,新闻工作不断更新,万变不离其宗,从名记者经验中会找到合适自己所用。

  读范长江的通信和报道文章多年,更感“名记者”之誉名副其实。他是怎样採访的,他与报社同事交谈中透露自己有“三招功夫”:一、做好採访前准备;二、结交社会上各类朋友;三、深入每个地方每个角落。这三招是他多年採访工作得来的基本经验。

  试从他的《中国的西北角》和《塞上行》两本通讯集体味他的採访方法,当时国民党全力“剿共”,红军已经北上,西北角局势将如何变,由于当年通信落后,外界对西北地方的地理环境不知情,无从判断局势。范长江在通讯中用丰富资料揭开西北面貌、歷史关系。《成兰纪行》记录他由成都至兰州沿途所见所闻,以刘备当年怎样进入四川,诸葛亮怎样入仕,邓艾攻蜀之路,实有以古拟今之妙。

  他的《北戴河海滨的夜话》,描述万里长城歷史和演变,足以与歷史学家类比。《贺兰山的四边》对西夏歷史的描述系统而生动。他写的是时事通讯,却不时引入歷史地理,唐诗宋词,笔记小说,民间传说,他还引用英国歷史学家吉邦(Edward Gibbon),以及瑞典地理学家赫定(Sven Anders Hedin)的著作,拉阔通讯的视野,文章深入浅出,引发读者思索。

  与范长江共事的《大公报》编辑部同事冯英子披露,范长江有好习惯,到一处地方採访前,他阅读这个地方的地理环境,歷史状况,古今人物动态,借阅当地的地方誌,读他的新闻通讯,恍如置身其地。范长江重视下笔前的准备,思考全篇的布局,主题表达,遣字造句认真,通讯描述在草原上行车情形:“车行草上,激盪成风,草随风揠,如舟过水面。”他写蒙人骑马上山:“皮鞭响处,马蹄生风,马鬃直立,马尾平伸,顷刻间,即上山顶。”这使他的新闻通讯,达到文学要求。

  从他的通讯与新闻同业的描述,范长江十分着意广交朋友,这是他成为全国名记者的“本钱”。他的朋友有三教九流:政府部长、军队司令、地方土司、活佛、喇嘛、教师、学生、纤夫、水手……据《大公报》记者冯英子回忆范长江怎样交朋友,抗战爆发后,范长江几乎与大多数部队有联络,某部队打胜仗,某将军晋升,他会打电话祝贺。那时《大公报》向记者提供方便,这类应酬函电,由报社付费。范长江每天信件之多,着实惊人,若每封详细回覆,时间不许,他常用电报代替信件,经常看到他每天打出好几份电报。香港沦陷,范长江困在香港,就靠一位朋友帮忙脱险,返回内地。

  在他的《中国的西北角》通讯中,记录他採访中结交各阶层人物。“水手们知道记者要离开筏子消息,他们一齐似乎堕入了冷寂的空气中。”在《杨土司与西道堂》通讯中,他写道:“杨氏晚间更对记者谈其处境之困难,请记者为之代办数事。”土司是明代在西南、西北少数民族设的土官,武有宣慰使、宣抚使,文有土知府、土知县,受甘肃省政府管辖,杨土司官职为保安司令,两人成朋友,託范长江办事,足见受到信任。

  国民党高级将领汤恩伯因为南口战役成名,范长江写过《南口碟血记》的通讯,受到赏识,结下来往关系。有一次一个新闻组织募集基金,汤恩伯利用机会开出五千元支票送给范长江,被他严拒,他说新闻工作要有朋友,但不要酒肉朋友。他把结交朋友作为记者工作,朋友越多,使得他新闻来源不断,胜人一筹。

  深入社会人群,不畏艰辛到别人不愿到的地方採访,因此他的报道常常是第一线的消息,这是范长江个性十分进取的表现。关于这方面,从《中国的西北角》一组通讯集可以看到。

  一九三五年,他由北京回四川度假,此时国共内战,中国红军北上,全国注视西北局势怎样发展。他打消回乡念头,打算沿红军北上的路,到西北作一次探险探访。他把设想向当时《大公报》负责人胡政之请示,获得胡政之支持。范长江以《大公报》记者身份隻身由成都出发,到川西,经陇东,越过祁连山,沿河西走廊,再绕贺兰山,跨内蒙古。他行走的路线,跋涉于没有路的原始森林,深入到雪山草原,是红军走过的地方,与外界社会隔绝。他单枪匹马,深入探访,发人所未见,闻人所未闻。

  他笔下的通讯,报道地理形势,各处风俗,政治变革,百姓疾苦。由于报道内容都是记者亲身经歷,亲眼见到的第一手材料,他的通讯《中国的西北角》一经在《大公报》刊出,在全国读者引起共鸣,争相阅读,军政界特别重视,一时引起国内外的震动。

  抗日战争时期范长江作为战地记者到前方,他不愿意与其他记者泡在军部师部指挥所,收听消息发布,他设法到前沿阵地,走进战壕,接触士兵,了解前方敌我优劣形势,准确向大后方的全国读者报道。

  范长江深入中国社会每一角,选择全国读者最关注的事情,不惧艰险到新闻第一线探访,往往作出最有价值的消息报道,誉为最有价值的记者,范长江的名字为全国读者所知。时代向前,媒体传播方式提出多样化要求,范长江採访报道的方法和风格,在多变时代仍具有深层启发性,当中经验值得深入思索,汲取他採访手法和经验,再融合于现今新媒体时代。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