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腥草的滋味/李丹崖

  图:凉拌鱼腥草简单可口/网络图片

  鱼腥草,是鱼的铁桿崇拜者吗?不然,怎会生为草身,却有一股鱼腥气息?

  这种一年四季都可以见到的植物,多生长在潮湿的洼地上,唐代人苏颂说:“生湿地,山谷阴处亦能蔓生,叶如荞麦而肥,茎紫赤色,江左人好生食,关中谓之菹菜,叶有腥气,故俗称:鱼腥草。”鱼腥草的叶子青绿色,乍看像家里栽种的绿萝,根茎内却呈现出儒雅的象牙白,在夏末秋初割下来,最宜做成美味佳餚。

  我曾在古徽州的民宿里看老闆做调拌鱼腥草,简单可口。他把鱼腥草的根茎择乾净,切成段,与青椒丝一起调拌,放上一勺醋,盐巴少许,麻油半勺,吃起来极其鲜美,鱼腥草的腥气如雨后泥土的清香,有一种面朝田园万亩青碧的感觉。

  鱼腥草那么美,怎会只有一种吃法。小时候,邻居一位做厨师的叔叔喜欢做鱼腥草肉丸。雨后,邻居叔叔带着我们到河边去挖鱼腥草,新鲜的鱼腥草带着泥土的气息,被连根拔起来,放在竹篮子里,直接在河水中淘洗乾净,回来再用井水沖洗一遍,肉丸打碎,鱼腥草剁成末,一起拌上佐料,汆水,做成肉丸,蒸食,勾欠,撒上小香葱,吃起来肉香四溢,鱼腥草的气息中和了肉的油腻,一颗肉丸吃下去,犹如鱼籽在唇齿之间破碎,鲜美异常。印象中,那是我小时候吃过最美味的菜餚之一。

  鱼腥草在魏晋时期开始入药,它的滋味里有一种微微的苦,这种苦最能败火气,用它来熬汤又能解毒,据传,当年华佗到处行医採药,被蛇咬伤的时候,就用鱼腥草来解毒。鱼腥草小小,功效巨大,还能治疗肺炎和鼻炎,可谓食药两用的佳品。

  鱼腥草可以补身,提高人体免疫力,亦可补心。越王勾践当年卧薪尝胆之时,遭受极端恶劣的环境,勾践曾专门带人挖鱼腥草而食,那时候,鱼腥草有个非常古典的名字,叫“蕺菜”。“蕺”这个字很有意思,草字头,身下却藏着“刀戈”,给人一种时刻准备东山再起的感觉。所以,在一定程度上,鱼腥草也算果腹勾践,助他成就了日后霸业。

  鱼腥草的滋味裹挟着浓浓的歷史感,始终以清新扑面的气息,为我们果腹、疗疾、励志,也算得上是一种有情有义、有担当的野菜。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