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波吉亚家族》&《翡冷翠名门》赏歷史剧之魅

  图:《翡冷翠名门》讲述佛罗伦斯城各权贵家族的争权夺利

  近日,终于抽时间看完了拖沓数年的《波吉亚家族》(The Borgias),加之数月前追完的新剧《翡冷翠名门》(Medici: The Master of Florence)。笔者对意大利歷史的格外钟情,源于对意大利文艺復兴艺术的欲罢不能和对佛罗伦斯这座古城的痴迷。艺术史的兴衰离不开社会环境的影响,忽视对歷史的了解也很难对艺术史有更深层次的认知。《波吉亚家族》和《翡冷翠名门》这两部演绎文艺復兴时期全意大利最著名两大家族的歷史剧,为所有热爱文艺復兴艺术,对数百年前意大利社会氛围有所探求的艺术爱好者提供了绝佳的视角。/王 加 文、图

  有着西班牙背景的波吉亚家族以臭名昭著的丑闻著称;银行家出身的美第奇家族则以对艺术的支持而享誉世界。虽都曾有家族成员出任教皇,恶名和美名的差异,让塑造这两个对意大利歷史有着重要影响家族的侧重点必不相同。因此,家族统治时间较短的波吉亚家族故事从罗德里格.波吉亚密谋教皇宝座开始,领观者走入梵蒂冈背后鲜为人知、盘根错节的夺权之路。三季的《波吉亚家族》更偏向于刻画教皇亚歷山大六世与包括红衣主教、意大利各公国名门望族以及与法国和西班牙等各方势力亦敌亦友的明争暗斗,故事主线是权利争斗。相比之下,在亚平宁半岛辉煌了几个世纪的美第奇家族则有更丰富的可供选择的故事线和更多可虚构的空间。《翡冷翠名门》的剧本并非从美第奇家族的最鼎盛时期开启,此剧的主线是建立在佛罗伦斯城各权贵家族的争权夺利当中,穿插着老科西莫.美第奇个人对艺术的偏爱,侧重点是其对佛罗伦斯城宏大的艺术梦想,也为持续几个世纪痴迷于艺术的家族情结做了铺垫。在第二季已经续订且正在拍摄过程中的现状下,我们已经可以预见《翡冷翠名门》第一季仅是系列剧集的敲门砖。因为在第一季结束之时,罗伦佐.美第奇才刚刚降生的剧情,预示着佛罗伦斯文艺復兴的鼎盛时期还远未到来,将如何呈现“伟大的罗伦佐”和他推崇的艺术家们成为了足以让歷史和艺术爱好者期待第二季的理由。

  男主角最为重要

  个人认为,一部歷史剧的成功,男一号至关重要。《波吉亚家族》和《翡冷翠名门》各有一位“影帝级”老戏骨坐镇。饰演亚歷山大六世教皇罗德里格.波吉亚的杰瑞米.艾恩斯(港译谢洛美.艾朗斯)和《翡冷翠名门》中饰演老乔瓦尼.美第奇的达斯汀.霍夫曼(港译德斯汀.荷夫曼)均是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虽然在真实的歷史当中,二人戏中的大儿子对歷史的影响比生父更加深远:文武双全的切撒雷.波吉亚是马基雅维利《君主论》的原型;老科西莫.美第奇则是美第奇王朝真正的奠基人。但两位演员游刃有馀,不怒自威的演技直接让这两部剧跨越了偶像剧的范畴,也奠定了系列剧集的基调:框架上遵从史实和时间节点;服饰、舞美和光线完全营造出的文艺復兴时期的歷史感与时代感、加上穿插其中虚构的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造就了两部亮点颇多的歷史剧。

  在开始欣赏一部剧之前,最先看到的肯定是片头。从《波吉亚家族》片头的製作便可以看出曾成功打造《夜访吸血鬼》的导演尼尔.乔丹花了多少心思力图还原被波吉亚家族那充满财富阴谋、毒害暗杀、通姦乱伦等恶名所笼罩的教皇国。笔者曾在去年十一月于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老卢卡斯.克拉纳赫——500年诱惑的力量”特展中欣赏到的老卢卡斯.克拉纳赫《贞妇卢克蕾齐娅的自尽》和《茱蒂丝与赫罗弗尼斯》;卡拉瓦乔的《圣母之死》;以及布龙齐诺的《维纳斯,丘比特,愚神与时间》等多幅名作的局部特写都带着其各自的隐喻,以斑驳的血滴浸湿雪白画面的动画效果被穿插进了片头。卡拉瓦乔作品中一贯的血腥残暴对应着波吉亚家族毫无底线的阴谋和肆意妄为的暗杀、老克拉纳赫《贞妇卢克蕾齐娅的自尽》中与罗德里格.波吉亚之女卢克蕾齐娅.波吉亚同名的暗喻和茱蒂丝手捧赫罗弗尼斯头颅所反映出教皇之女本人的狠毒,以及布龙齐诺的矫饰主义代表作《维纳斯,丘比特,愚神与时间》中丘比特与维纳斯母子亲吻所暗示的卢克蕾齐娅与兄长切撒雷.波吉亚的乱伦之恋……事实上,《波吉亚家族》片头每一幅名作都有其与剧目情节相脗合的寓意,它就像是一本书籍的引言,引你走入这段令人瞠目结舌的混乱歷史。

  片头现雕塑艺术

  如果说《波吉亚家族》的片头力图呈现暴力美学,《翡冷翠名门》的片头则主打雕塑的美感。将几位主人公饰演的老科西莫.美第奇,其夫人康苔茜娜.德.巴迪分别以大理石雕塑的形式展现出来,暗示着雕塑艺术对佛罗伦斯的重要性和美第奇家族对雕塑艺术的巨大贡献。仅有达斯汀.霍夫曼饰演的乔瓦尼.美第奇和家族徽章是以钱币头像来表现,寓意着美第奇家族银行家的身份。没有穹顶的圣母百花大教堂和曾经作为佛罗伦斯象徵的美少男《大卫像》则为建筑设计师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和雕塑家多纳泰罗的出场做了绝佳的铺垫。伴着歌剧般的配乐和佛罗伦斯紫百合的城徽,美第奇家族与金钱和艺术的不可分割在短暂的片头一览无馀。《波吉亚家族》和《翡冷翠名门》这两部歷史剧定位的差异,通过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片头便能一瞥端倪。

  对文艺復兴艺术无法估量的贡献,是美第奇家族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被后人所称颂的理由。正因如此,委约布鲁内莱斯基和多纳泰罗分别完成大教堂穹顶和《大卫像》等与艺术息息相关的史实均在《翡冷翠名门》剧中有重要章节提及,尤其是老科西莫和布鲁内莱斯基探讨如何修建大教堂穹顶更是用了颇多体量来描述,意在强调这个家族在兴盛初期便与文艺復兴艺术的发展紧密相连,更是对今天佛罗伦斯城的建设奉献巨大。“佛罗伦斯无冕之王”的称号实至名归。反观波吉亚家族,整部剧中唯一和艺术有关的细节来自达.芬奇,曾短暂受聘于切撒雷.波吉亚,他称达.芬奇拥有“宁静的面孔和天使般澄澈的双眼”的“文艺復兴三杰”之首,片中曾有一幕其米兰工作室的场景。除此之外,在三季中着重描写的家族死对头:佛罗伦斯神父萨伏纳沃拉和红衣主教朱里亚诺.德拉.洛夫雷反倒在真实的歷史中对艺术的影响更为深远。

   扳倒萨伏纳沃拉神父的故事线在《波吉亚家族》第二季中比重极大,他推崇的禁慾主义在佛罗伦斯掀起轩然大波,剧中也有在城中广场焚烧奢侈品和艺术品的片段,事实上连画家波提切利都对他深信不疑进而烧毁了大量画作。另一位全剧中波吉亚家族的死敌德拉.洛夫雷主教则是日后继任教皇的朱里欧二世。与萨伏纳沃拉神父正相反,朱里欧二世教皇大力推崇艺术。他是拉斐尔的好友,命拉斐尔装点他的书房并留下了今天包括名作《雅典学派》在内的“拉斐尔房间”,他最耳熟能详的肖像亦是拉斐尔亲笔完成。此外,下令重修圣彼得大教堂,命米开朗基罗绘製西斯汀小礼拜堂的穹顶画《创世纪》也都是他为世人留下的宝贵遗产。只不过,站在波吉亚家族的立场并为了凸显戏剧冲突,萨伏纳沃拉神父和德拉.洛夫雷主教均被刻画成了反派。

  特定歷史时代感

  若想还原一段歷史,在遵从史实框架之外,还必须要表现出那个特定歷史时期的时代感,这也是我认为《波吉亚家族》和《翡冷翠名门》两部剧最成功的地方,其中值得大书特书的便是舞美灯光和服饰设计。为了还原那个没有灯光仅靠蜡烛和油灯照明的时代,在日光和烛光之外,无论是梵蒂冈城的炙热还是托斯卡纳的阳光,两部影片中光线的使用和气氛的营造大都是按照卡拉瓦乔的光影明暗对照画法(Chiaroscuro)来呈现的。在很多场景如教堂、监狱和卧室中,一缕如同卡拉瓦乔《召唤使徒马太》般的光线通过窗户斜射进密闭的房间内,製造出戏剧性极强的明暗冲突,所有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和权色交易都被光线的巨大反差所隐喻。与此同时,奢华精緻的服饰设计更是这两部歷史剧的亮点之一。教皇家族和佛罗伦斯贵族的服饰差异在这两部剧中有着明显的区分,几位颜值颇高的美女演员所饰演的角色如卢克蕾齐娅.波吉亚、教皇情妇茱莉亚.法内塞、老科西莫.美第奇夫人康苔茜娜以及他的初恋比安卡,不仅让这些华丽的服饰最大限度地展示它的美感,堪称文艺復兴时期的“时尚大秀”;更是对热爱俊男美女的观众有着绝佳的吸引力。加之片中多处的室内乐鲁特琴演奏和宫廷群舞的片段,这两部歷史剧最大限度地营造出一个完整且立体,考究且充满仪式感的文艺復兴上流社会生活。

  歷史剧的魅力究竟是什么?绝不是百分之百还原史实。看过很多影评对上述两部剧“篡改”多少歷史的种种罗列,这很正常,因为挑刺批判永远比称颂容易,更显得自己颇有见地。然而有多少人考虑过,在“收视率为王”的时代,正史根本没人爱看。即便改编如此精良的《波吉亚家族》,也免不了因收视率问题在第三季结束便被砍的命运。我们之所以追一部歷史剧,为的是去走近那个已远离我们的时代,去感受属于那个时代特定的美感;而不是去苛责剧中为迎合收视率和增加戏剧冲突所改编的不符合正史的“错误”。《波吉亚家族》和《翡冷翠名门》作为根据诸多真实发生的歷史事件所衍生出的经过修饰和虚构的歷史剧,其本意就是为了好看。相对而言,《波吉亚家族》的改编更为成功,因为全剧是站在一个歷史上公认为臭名昭著的家族立场,来影射在争权夺势的残酷无情下,各方均在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地置对方于死地,只有“胜者王侯败者贼”,而并无绝对的正义和正直。“为了上帝”和“为了我们的圣母教堂”也仅是所有人冠冕堂皇的口号和施恶的藉口罢了。表现好人的善并不难,但凸显恶人的善则更具挑战。《波吉亚家族》更多地向我们展示出所处角度和立场不同,所定义的善恶也不尽相同。歷史剧真正的魅力,是一种源自歷史但不拘泥于歷史,以现代表现方式结合感官美、艺术美和设计美的全方位体验。综上所述,《波吉亚家族》和《翡冷翠名门》无疑是成功的。

  (下期“全民煲剧”将于八月二十七日刊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