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飞絮/陈德锦

  是醉了或倦了,

  飞絮,你躁动的精子

  在大地上下浮游,

  寻找一寸净土着床?

  你不知道

  城市荒凉的子宫

  再无绿色。

  不甘落在人行道,

  打水瓢那样再次飘起,

  又像没翅膀的鸟

  闪避高墙的屏风,

  不免随波逐浪,

  轻擦行人的衣服,

  落到一棵树的脚跟旁。

  把飞翔纠结成茧││

  宿雨凝成了浅滩,

  早来的飞絮已在滩边

  化身为一氅白鹤。

  今夜,你在无人省察的角落

  埋下仅馀的火种,

  明年,在不屈的枝头上燃烧。

  ‧陈德锦,香港作家,诗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