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文言一小时/潘金英

  暑假前,久违了的张突然来访,主因是他女儿的中文考绩欠佳,琳琳学文言因怕生厌,张想游说我做她的中文补习老师。热情的张说他遍寻不获擅教文言的中文老师,确实盼我襄助。我推辞不下,真诚地直言没空补习,但我可每周日抽一小时义教琳琳文言阅理,顶多上十三次课,张大喜,而我未存厚望,只盼她当作平常,不抗拒就好。

  周日上午,我百忙中安排了DSE中文科须考试的文言文笔记及提问,教她从虚词、文字古异义等入门理解方法,及应试的技巧策略,琳琳如大梦初醒。第二课,琳琳来时,不止交来阅理功课,还搬来堆得似小山的读写听说综合卷,补充练习和试题!唉,我想,她情急地坦然等待我填鸭?何以她看事物没方向?阅读文言,盼望她深入浸淫,没趣怎能有力量迈进?岂不渐行渐远?时间彷彿回到中学时代,时间有脚但也很无奈。准中六考生的应试生涯中,考试倒数的时间充塞了一切,也亏空了一切趣味。我亦深明中五还是警戒线吧!但我心底决意做一个走进她心灵的义师,试图通过十三篇经典文言文中的文字,唤醒她那一颗聪敏而代入之心,和陶潜、苏轼、苏辙、孔明、欧阳修、柳宗元、司马迁等古人作家分享感受,得以明白共鸣、互相赞颂中国文字的生命和宏阔美好!

  我不想琳琳只太关注测验、考试、评估、工作纸、分数这些硬件,这岂不是本末倒置,日渐看不明也瞧不起古文、中文宝库吗?今日这代的文言文教育,须勇于承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愿为年轻人身上种下希望,利用不同方法及技巧,勉励他们用适合自己的步伐学好文言,学习苦中有甜有趣味。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