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苦/叶 歌

  父亲的老同事几个月前入院动手术,拿掉了整个胰脏和三分之二的胃。原本以为是胰腺癌,后来一查,肿瘤良性,切除了事。父亲问他是否后悔过度治疗,他却说:拿掉才放心。这是个人选择,毋须旁人置喙。但有一点不好:他见人就要大谈手术经过,三番五次,不厌其烦,激动起来还要撩开衣衫展示几寸长的伤口,这就让旁人有点吃不消了。不久,人人自危,看到他都远远绕道而行,生怕又被缠上,再次听他痛诉病史。

  父亲回家一说,我不由失笑。这也难怪大家缺乏同情心。如今的社会毕竟不是祥林嫂那个时代,电视、电影、电脑、手机上娱乐众多,大家未必有那个好胃口几次三番听人炒冷饭诉苦,为“阿毛的故事”流泪。况且,重病、死亡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非乐事。除非有关至爱亲朋或自身,不会对此类遭遇津津乐道,百听不厌。

  当然,此人不停诉苦可能有他的道理。或是庆幸死里逃生,一想到就会激动,或是需要他人关注,有了听众就按捺不住要开讲。只是,抱怨世态冷漠,他人薄情之前,我们也要自省一番。毕竟,欢乐可以分享,痛苦却难分担。有的事,更适合独处时咀嚼回味,说了便俗。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当代越来越多人付钱找心理医生倾诉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