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客”贸易承载“下南洋”记忆

  图:侨批收藏家魏金华/大公报记者黄宝仪摄

  随着科技发展,如今人们只要打开手机一键下单,就可以在家中坐等来自世界各地的物品通过快递送货上门。这些备受追捧的进口商品,百年前在广东侨乡同样是紧俏货,而带回这些“舶来品”的正是“水客”。说起水客,人们大多会想到他们在香港抢购奶粉的景象。其实,水客是一种持证上岗的古老正规职业。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发祥地,广东通过这些“行走中的贸易”与沿线国家地区在物质上互通有无,文化、科技、生活等多个方面也深受影响,使广东社会经济发展始终“得风气之先”。/大公报记者 黄宝仪

  “余现年四十九岁,由十二岁方始进学,十四岁即失学,在家协助务农,十八岁往暹罗(即现在的泰国)学习缝衣工作至二十四岁返国省亲家庭,二十五岁復往暹罗,仍操缝衣工作……四十二岁(即公元1945年)起回国操业水客,代带侨眷信批以至现在。”熊耿基于1952年8月所记录的简歷,清楚介绍了水客这一职业。

  水客掌握多种方言

  闽粤两省人在“下南洋”过程中,发明了“侨批”这一集家书和汇款于一体的特殊载体,递送侨批的正是水客。“一年大小两三帮,水客往返走海忙;利便侨民兼益己,运输财币返家乡。”民国时期梅县的《风土咏》解释了水客的具体工作。

  水客深入海外的偏坡僻壤、矿山农场,甚至每一位华侨的所在地去收取侨汇、侨物,然后搭火轮船沿海上丝绸之路将款项带回家乡,按址分派,送交侨眷家中。

  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副院长肖文评教授曾对粤东客家山区大埔县著名侨乡百侯村进行研究,发现当地一村就有职业水客30馀人。出色的水客都有一定文化知识,同时会讲多种语言。可见,歷史上的水客是一个门槛极高的职业。

  在南洋,水客深入矿山、大埠,亲交口信,面达亲情,向华侨传递家乡信息;在家乡,水客挨家挨户送汇,向家属传达亲人嘱託。他们的乡音乡闻,让华侨和侨属见水客如见亲人,而这些都不是批信上有限的文字所能替代的。

  个性服务带人带物

  带人也是水客提供的个性服务之一。由梅州百侯到南洋路途遥远,风险很大,一定要有熟悉路线的人带路。肖文评说,新客、侨眷要出南洋,除跟随相熟的老客外,大多由水客带路。水客杨潮荣每年走水三趟,每次所带新客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到南洋后还利用人际网络,结合各人能力特长,帮助介绍工作。水客也帮忙带物,侨属要带给亲人的家乡特产,如牛肉乾、梅菜乾等,华侨在南洋买给家人的物品,如洋参、万金油等,只有通过水客才能安全快捷地送到。

  走南闯北“三宝”相陪

  魏金华是广东有名的侨批收藏家,在他的藏品中,有一套水客熊耿基的资料,包括1951年梅县签发的“水客执照”、“水客证”,熊耿基亲笔记录的个人经商简歷,从泰国携带侨批、侨款、侨物等经香港进入深圳海关办理的通关证明等。

  魏金华说手表、进口西药、胡椒、保清丸等都是在侨乡当地受追捧的进口货,它们辗转于陆路、水路之间,能够完好无缺地带回来并不容易。水客有皮箱、油布、雨伞“三宝”。魏金华收藏了一个清末水客使用的皮箱,目测与现在28吋拖箱大小相当,但没有轮子。水客一手打伞,一手提着皮箱,旅途艰辛由此可窥见一斑。

  水客经营的是侨批、侨物,承载的却是家乡与南洋华侨之间连绵不断的亲情,是海外游子对故乡的深情。从晚清到20世纪中下叶的100多年间,水客频繁往来于家乡与南洋,不仅使两地在经济物质上互通,家乡经济得到改善,新式教育顺利开展,华侨反哺家乡的过程同时也是异域文化输入的过程,世界性、开放性、开拓性成为了侨乡文化特色,华侨成为推动广东城乡建设向近代化、现代化转型的重要推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