恻隐之心/潘金英

  时间是一九三八年,日本人侵略中国,在广东省某穷乡,我妈妈正值十四、五岁的青春期,她那一年丧父,全家包括她的母亲、大姊和弟弟,生活困难,完全没有生计,妈妈当然没有书读。母亲跟着她妈妈在乡下的田里种菜,收成了就跟着她妈妈将收割好的新鲜蔬菜,推出去深圳宝安县附近的墟市卖。

  母亲生得矮小,婆婆较为健硕。我想像婆婆是用担挑担起青菜,妈妈就用手推车运菜。她们一寡妇一少女,大清早就出发,去到路边摆摊卖菜。妈妈说那时她们没有经验,什么都不懂,那些路人见他们两母女在街头摆卖,就都过来看看。后来可能见她们俩生面口,就起哄一人拿起一堆青菜就走了。两名妇孺被人欺负不知如何是好,我婆婆和妈妈在街上被人抢掉了劳动成果,又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我妈这个十多岁的丫头悲从中来,就站在街上大哭大叫:“不要抢,要付钱!哗哗哗……”谁知这一哭,竟为她们解决了问题。

  妈妈说:“那些拿着菜走的人,听到我大哭大叫,竟然一个一个跑回头,给我们用秤量好了斤両,就付钱了。”母亲忆述这个片段的时候,已是九十多岁了,她还清晰地记起那时的困顿和凄凉。妈妈那时的一哭,当然不是想到用这个来解决问题,但是这一哭就是解决生存问题的方法。

  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孟子说的仁义礼智,都是天赋的,我固有之。若非如此,我妈妈这样的弱者,活在战乱中,就不可能生存,也不可能长大成人,养育了我和我的兄弟姊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